熙怡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熙怡小說 > 仙俠玄幻 > 蟻魂 > 第9章

蟻魂 第9章

作者:寧羽衣白翎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09 06:18:24

形勢逼人,寧羽衣隻能強忍住心頭怒火,讓自己變得冷靜下來。

天道不公,以萬物為芻狗。

要是僅憑一腔怒火就能報仇雪恨,那寧羽衣也不用修煉十年才下山複仇。

隻不過僅僅一天時間,他就連續遇上數位境界比自己高得多的人,令他對複仇的想法變得謹慎了許多。

忽然窗外傳來一陣肆無忌憚的笑聲。

寧羽衣偷偷潛回窗邊向外張望,發現是那三名紈絝正手拿石灰粉扔到新郎身上。

新郎的一身紅色喜服已經被白色的石灰粉弄成了慘白色,尤其是頭上臉上更是慘不忍睹,就像是個雪人似的。

他不敢睜開眼睛,生怕眼睛被石灰粉弄瞎,但眼角流出的淚水依然引起石灰粉的劇烈反應,灼燒得眼睛刺痛無比,就像是被開水燙傷一樣。

被邀請前來參加婚禮的親友,有一些害怕惹事的已經悄悄離開,隻剩下十幾個年紀較大的親友於心不忍留了下來。

不過看他們的樣子也隻是呆若木雞般站在一旁,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生怕惹怒這些背景厲害的紈絝子弟,自己的身家性命也難保。

有好事者站在遠處圍觀,同樣不敢靠近,估計也是怕不小心會惹火燒身。

屋內傳出新孃的哭泣聲和叫罵聲,還有推倒東西摔爛的聲音。

親友們人人自危,臉色蒼白,都不敢想象屋內發生著什麼不堪想象的事情。

寧羽衣聽得五內俱焚,一雙拳頭被他捏得關節發白。

他不禁想起十年前那天晚上所發生的慘狀,不由睚眥欲裂,嘴唇都咬出了鮮血。

可是理智清晰地告訴自己,此時出手,不僅於事無補,反而隻是白白送死而已。

寧羽衣忽然覺得,自己和下麵這些懦弱如雞的凡人其實冇什麼區彆,弱者就是弱者,即使被當麵欺淩,在強權麵前依然抬不起頭。

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

老天,你為什麼就是這麼不公平!

難怪修真之人總是說要逆天改命,逆的就是這該死不公的老天!

忽然樓下有人大喝一聲:“彆太過分了!”

隻見從客棧裡衝出一人,拔劍向新郎衝去,看樣子是要用劍割斷繩索。

身材魁梧的右護法看見便冷酷一笑,抽出腰間的鋼刀,也冇用什麼招式,直接一刀下劈,對準持劍的俠客當麵砍去。

那名仗義出手的俠客舉劍一擋,手中傳來一股大力,頓時被震得蹭蹭蹭連退幾步,手臂一陣痠麻。

“啊?就這本事也敢出頭?”

右護法一邊嘲笑,一邊繼續揮刀,這下用上了八成功力,一刀揮下竟然揮出了一道雪亮的刀罡。

俠客見勢不妙,一邊逃跑,一邊揮劍去擋。

不料那刀罡鋒利無比,不僅切豆腐般削斷了那把長劍,而且順勢一口氣將俠客攔腰砍成兩截,血淋淋地落在長街之上。

右護法一刀立威,輕鬆地挽了個刀花,重新將刀入鞘。

三名紈絝齊聲鼓掌喝彩:“方師傅的刀法依然是這麼厲害!牛啊!”

右護法得意一笑,繼續雙手交叉放在胸前,監視著附近還有冇有人敢出手搗亂。

看見青磚地上兩截血淋淋的屍體,在場有人忍不住低下頭嘔吐,臉色蒼白如紙,連手腳都在不停顫抖。

新郎則心死若灰,已經不敢再做任何抵抗,低下頭一聲不吭,任由彆人欺淩。

三名紈絝頓時覺得寡然無趣,便拍乾淨手上的石灰粉,大步走進屋內,一邊走還一邊說。

“周大哥先行享用一遍,咱們兄弟仨也要沾一沾這喜慶纔對。”

三名紈絝毫無廉恥地大笑起來。

四週一片死靜,隻能隱約聽到屋內不時傳來男人肆無忌憚的笑聲和女子的慘叫聲,猶如活在人間地獄。

過了大半個時辰,屋內的聲音才安靜下來。

周通提著褲子第一個走出大門,緊接著三名紈絝和那名八字鬍的左護法也陸續出來。

看他們的表情都是一臉輕鬆愜意,就好像剛纔隻是做了一件再普通不過的事情,絲毫冇有犯罪的感覺。

眾人翻身上馬,也不理會現場其他人作何感想,依然由小霸王周通領頭,一群人揚鞭策馬離去,竟無一人敢阻。

現場留下一片狼藉。

長街上無人知名的兩截屍體還留在地上,鮮血順著磚縫向外延伸,猶如在地上用鮮血寫字鳴冤。

新郎的父親其實醒過來有些時候了,隻是一直在裝死,畢竟清醒過來又能如何?還不如裝死來得舒心。

直到周通等人遠去,已經徹底聽不見馬蹄聲了,這位父親纔在親友的攙扶下站起來,小步快跑來到兒子的身邊。

他一邊抖抖索索解開兒子身上的繩索,一邊勸說兒子,“我兒,我們林家不幸,今天遭此大禍,我會親自去親家那裡說明此事,然後就退婚吧。你以後再找一個心怡的女子便是。”

新郎父親的話猶如晴天霹靂,將這名心如刀割的年輕人再次重創。

鬆開繩索後,他伸手擦掉眼睛上的石灰粉,瞪著通紅的眼睛看著自己的父親說:“爹,我是不會退婚的,這事與她無關,她隻是個受害者!”

新郎父親氣得用力打了他一巴掌,激動地罵道:“我林家隻有你一個兒子,媳婦還冇正式過門,退婚也不會影響咱們家的聲譽。現在這個家還是我說了算!”

新郎被父親一巴掌打懵了,伸手摸著紅了半邊的臉,嘴唇蠕動,哽咽得說不出話來。

新郎父親見他如此,隨即歎了一口氣,舉起衣袖擦著眼淚說:“爹這麼做是對她殘忍了一點,但都是為了你好呀!等你再過幾年忘了今天這事,你就會感謝爹今天所做的決定。”

新郎依然冇有說話,但他蠕動的嘴型,明明白白說出一句無聲的話語。

“如此奇恥大辱,這輩子又如何能忘掉?”

屋內突然有人傳出一聲尖叫。

“新娘咬舌自儘了!”

現場所有親友俱是臉色大變,紛紛衝進屋內。

新郎父親渾身顫抖了一下,然後彎著腰一步一抖地走向大門。

新郎的臉上露出絕望的表情,看著父親顫抖的背影,忽然眼神變得十分冷靜。

“爹,兒子不孝,今世之恩,隻能來世報答了!”

還冇等新郎父親反應過來,新郎一頭撞向石柱,竟然自殺身亡。

新郎父親渾身劇烈顫抖,轉身撲到兒子的屍體麵前跪下,拿起兒子的一隻手掌,放在臉上不停地摩擦。

撕心裂肺的哭聲響徹整條大街,聞者傷心,聽者流淚。

寧羽衣不忍再繼續觀看,離開視窗,全身僵硬地坐在床上。

世間悲慘事何止千萬,隻是今日所見所聞,實在令人對這世道無比絕望。

寧羽衣看向自己的手掌,被指甲掐出了一個個深深的指痕,如同那一道道殘酷的記憶,永遠無法平複。

重新合攏手指,握拳抱膝,寧羽衣運起天羅神修心法,開始繼續修煉。

世道已然如此,唯有以力證道,才能破那世間不平之事!

寧羽衣收斂心神,在心法的幫助下重新恢複冷靜,一時間神遊太虛,功力竟然有了不小的躍升。

所謂修真,除了每天運功吸收天地靈氣以壯自身修為之外,還有一點很重要,就是要突破自己的心境。

真正具有大修為者,往往都是能洞察天地法則,突破內心的各種桎梏,才能達到更高的境界。

《天羅神修心法》裡麵這樣寫道:修仙者,吸收外力為己用,突破自身境界極限。修神者,以修煉神意為核心,持神念以禦萬法。

以寧羽衣自身的理解就是,修意比修煉來得更重要,意念不修好,境界就永遠提升不了。

修煉了不知多久,忽然長街上又傳來一陣馬蹄聲,寧羽衣皺起眉頭收功,走到視窗張望,擔心又是周通那群惡人去而複返。

結果是寧羽衣搞錯了,客棧樓下來的隻是兩男一女三騎而已,但看清楚長相後,發現竟然是他認識的老熟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