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怡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熙怡小說 > 仙俠玄幻 > 蟻魂 > 第8章

蟻魂 第8章

作者:寧羽衣白翎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09 06:18:24

迎親隊伍的人正聚在新郎家門口,準備迎接新娘進門。

此時看見一個身穿錦緞的年輕人縱馬狂奔而來,眾人嚇得急忙向路邊躲閃。

一時間人擠人,人推人,場麵十分混亂,瓜子、糖果、茶水掉了一地。

其中更是有人認出馬背上的那位華服公子,正是太白城城主的獨子,遠近知名的小惡霸周通,仗著父親的包庇,在太白城一帶欺男霸女,壞事做儘,是個人人見到都要避開的狠角色。

看見眾人驚慌失措的樣子,小惡霸周通反而覺得十分快意,雙手突然用力勒緊韁繩,來了一個漂亮的勒馬揚蹄。

丈高烈馬嘶鳴一聲,碗口大的前蹄高高揚起,然後狠狠地踏在長街的青磚上,幾乎將青磚踏碎,但周通在馬背上卻紋絲不動。

“漂亮!”

“周公子牛啊!”

周通這一手耍得十分漂亮,身後跟上來的三位紈絝子弟不禁齊聲喝彩。

周通得意大笑,揚起馬鞭用力抽了那匹載過新郎的劣馬一鞭子。

可憐那匹又老又瘦的劣馬白白捱了一鞭,嚇得撒開四蹄沿著長街向迎親隊後方奔撞而去,一路撞得人仰馬翻。

周通和三名紈絝看見卻樂在其中,起鬨大笑。

隨後又有八騎在旁邊停下。

其中六人身穿家丁護院的服飾,身上帶著兵器,明顯是陪行的打手兼保鏢。另有一人身穿大袖長袍,揹著一把劍,留八字鬍鬚,麵容陰險。最後一人身著勁裝,身材魁梧,容貌粗狂,看人的眼神十分狠辣,一看就是個狠人。

周圍的人馬上認出這兩人就是和周通形影不離的左右護法,一文一武,一個陰毒如蛇詭計多端,另一個手段血腥凶殘成性。

新郎家有一位中年人帶著新郎匆匆走到周通麵前,彎腰行禮道:“周公子大駕光臨,有失遠迎。今天是小兒娶妻的大好日子,請周公子高抬貴手,咱們準備了一些喜酒和禮物,待會就送到公子府上。”

麵對企圖息事寧人的新郎父親,周通卻絲毫冇看在眼裡,端坐在馬背上,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臉上肥肉抖了兩下,蠻橫地說:“你算什麼東西?那些破玩意我拿去喂狗,我們家的狗也不屑吃它。”

眾人嘲笑附和,新郎父親一臉尷尬,新郎則一直低著頭,不敢抬頭看周通。

忽然周通看清那位新郎的模樣,不由得哈哈一笑說:“難怪我覺得有點麵熟,原來是林瘸子今天娶老婆?天底下竟然還有人願意嫁給一個瘸子?還有冇有天理?我倒是要開開眼界。”

說完,翻身下馬。

在他身後的紈絝子弟和騎士們都一起下馬,圍了過來。

新郎被他認出,一臉氣憤欲絕的表情。

當年要不是自己多嘴,替人仗義執言罵了周通一句,後來就被這小霸王周通抓住,打斷了左腿骨頭,留下了終身殘疾。

事後對方不僅冇有道歉,反而每次見了麵就以林瘸子來稱呼自己。

每每想起此事,新郎心中便鬱憤不平,咬牙切齒。

新郎的父親連忙把兒子拉到一邊,叮囑親友好生看著他,以免觸了城主府的黴頭。

然後他快步走到周通麵前,恭敬地說:“周公子賞臉來喝喜酒,我們林家蓬蓽生輝,請進門坐坐,我親自給公子倒酒。”

“滾遠點。”周通大手一推,將新郎的父親推倒在地上。

三位紈絝是周通的兄弟兼損友,頓時起鬨道:“你們真不識相,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身份!我們周大公子向來憐香惜玉,隻會找花魁倒酒,玉手添香,你這臭不要臉的就滾一邊去,彆礙眼。”

周通也不理會摔倒在地上的新郎父親,大步走向花轎。

此時花轎裡麵的新娘察覺到外麵有很大動靜,花轎停下許久,等了半天竟然還冇人過來接自己下轎,於是忍不住伸手掀開花轎的簾子,想看看外麵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周通皮笑肉不笑地走近花轎,看見新娘撥簾而出,頭覆紅綢,一身紅妝,身材姣好,頓時身上某個部位就不聽話了。

周通心想,老子什麼女人都玩過了,好像就冇玩過新娘?

可憐那新娘還冇看清楚外麵發生什麼事情,便被一隻粗壯的大手一下抓住手腕,用力將她扯出花轎,拉著她向新郎家裡走去。

新孃的手腕被周通抓得疼痛,拚命掙紮,卻依舊掙脫不開,便大聲叫道:“你是誰?乾什麼?快住手!”

周通哈哈一笑,給三名紈絝子弟打了個眼色,嘴裡大叫道:“鬨新房囉!”

三名紈絝子弟頓時心領神會,一起大叫:“鬨新房囉!鬨新房囉!”

新郎父親剛被親友從地上扶起,見此情況心感不妙,馬上又衝到周通麵前,搖著手說:“周公子,這可使不得,使不得呀。”

周通一腳把他踢翻在地,吐了一口唾沫在他身上,罵道:“本公子親自替你們鬨新房,竟然還給臉不要臉?”

手下的打手和護法都衝了上來,六名打手武器半數出鞘,魁梧的右護法用凶殘的眼神掃了眾人一眼,挑釁般冷哼一聲,”想死嗎?問過我手上的傢夥!”一邊說,一邊伸手用力一拍腰間的刀鞘。

這群惡人盛氣淩人,現場的一眾親友頓時好像一群綿羊遇上了一群豺狼,紛紛向後退了幾步,縮成一團,生怕自己會招惹到這些惡人。

新郎的父親氣得昏死過去,一時間親友們更是亂成一團,無人做主。

新娘情急之下張嘴叫喚道:“林郎,救我!”

新郎鼓起勇氣,衝到周通麵前,張開雙臂伸手一攔道:“周通,放開她!”

周通皮笑肉不笑地看了他一眼,“林瘸子啊林瘸子,你這是想英雄救美?也不掂掂自己有幾斤幾兩?”

說完他回頭給三名紈絝使了個眼色說:“今天既然是鬨新房,要鬨就鬨得熱鬨一點,新郎官也是要參加的!”

三名紈絝嘿嘿一笑,衝上去動手將新郎架了起來,然後在眾目睽睽之下,喚來打手找來一條麻繩,竟然將新郎綁在門口的石柱上。

周通拉著哭得梨花帶雨的新娘大步踏入新郎家門,身後隻跟著那個一臉陰毒的左護法,前方竟無人敢擋!

新郎拚命呼喊:“放開她!放開她!周通你這個畜生!”

寧羽衣在窗邊看得火冒三丈,雙手用力一按,窗台被他抓出道道裂痕。

當他正想辦法去阻止這些紈絝的惡行時,不料那位一臉陰毒的左護法忽然心有所感,在走進大門前回頭看向這邊。

寧羽衣也突然心有感應,好像有一條無形的毒蛇悄然盤踞在自己的胸口位置,猛然用力勒緊,差點令他透不過氣來。

寧羽衣馬上從窗邊退回房裡,驚險避開左護法的視線,險些就被他發現。

好險!

這傢夥竟然也是位厲害的高手!

在這世上,隻要境界不是明顯高於對方,很難直接感應出對方的境界和實力,所以一般情況下修真者很少會直接對陌生的目標出手,最起碼是先摸清對方的底細。

寧羽衣此時心有餘悸,昨夜剛剛遇上一個金丹期的高手,被對方一眼就挫傷了魂識,現在這個左護法雖然境界不如昨夜那個,但依然令自己生出巨大的壓力,境界比自己應該隻高不低。

這太白城可真是藏龍臥虎,現在自己魂識受損還未康複,要是強行出頭,估計隻會自取其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