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怡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熙怡小說 > 仙俠玄幻 > 蟻魂 > 第6章

蟻魂 第6章

作者:寧羽衣白翎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09 06:18:24

寧羽衣走後不久,天空中劃下兩條長虹,落下一老一少兩名禦劍飛行的道人。

兩名道人收起飛劍,看著地麵上兩具骸骨。

年輕道人從地上撿起一個小巧的令牌,皺起眉頭問:“師伯,看上去是太白宗的人,被誰乾掉了?”

被稱作師伯的道人冷哼一聲道:“太白宗欺人太甚,明明知道那清靈丹是我玄靈宗的寶貝,卻依然出手搶奪,死了也是活該。”

年輕道人知道這位師伯的脾氣,正是因為過於暴躁,經常隨意出手傷人,掌門才特意讓他陪同前來追查清靈丹的下落。

年輕道人說:“不管怎樣,太白宗畢竟是名門大派,我們也不好得罪。既然清靈丹被其他人搶走了,也是好事,起碼我們不用擔心和太白宗激起正麵衝突。”

老道人不屑道:“太白宗也就人多勢眾而已,自從出了一位劍仙李太白之後,近千年來又何曾再出過一個仙人?反觀我玄靈宗,這些年來已經有三位前輩飛昇仙界,位列仙班。彆人都怕這太白宗,我黃滔倒是一點不怕,以我金丹期的修為,雖然比起仙人來說算不得什麼,但在這小小的東州,咱們玄靈宗也不是可以被人隨便拿捏的。”

年輕道人對這眼高於頂的師伯十分無奈,歎了一口氣,不再說話。

他伸出三根手指,不斷掐算,眉頭緊鎖,臉色變得越來越沉重。

黃滔對這極有天賦的晚輩倒是十分佩服,才二十多歲就修煉到金丹期,是未來接任掌門的熱門人選,尤其是在卜筮方麵十分了得,連掌門都讚不絕口。

此時見他臉色不對,便問道:“出了何事?”

年輕道人雙手收回袖中說:“氣機斷了。”

黃滔臉色一變,“難道清靈丹被那狗東西吃了?”

年輕道人搖搖頭說:“氣機好像是被什麼東西割斷了,如果已經被吃掉,反而還會留下一絲氣機。”

黃滔憤然說:“天大地大,尋不著氣機,那我們還找個屁呀!還不如早點回去,讓掌門罵咱們幾句得了。想不到我黃滔多年未出山,一出山就遇上這樣的事情,簡直是倒黴透頂。”

年輕道人無奈聳聳肩說:”按照卦象顯示,在太白宗可能還會有些線索,隻是師伯最好還是先回宗門一趟,給掌門師尊帶句話,說我任白朔去去就回,不會耽擱多少時間。”

黃滔撇了撇嘴,不滿道:“那我這一次下山不就白跑一趟?”

任白朔笑著說:“既然天機如此,師伯又何必糾結。”

黃滔畢竟已是金丹期的高手,一聽馬上明白他的意思,換成一張笑臉說:“也對,天機如此,莫逆天機,那我就回去吧。”

修真之人,最重視那一線天機。

雖說修真就是要逆天改命,但如果知曉了天機所圖何事,卻偏要去觸碰那一片逆鱗,要是修為不夠高,隻會白白惹來天譴,徒生波折,一不小心反而白白浪費了幾十年的修為。

黃滔二話不說,禦劍離開。

任白朔伸出兩指,祭出三昧真火,將地上的屍骨和衣服等物件焚燒得一乾二淨,徹底斷了屍體上那與塵世牽連的一縷氣機,這才禦劍飛起,向那太白宗飛去。

在他的心中其實有一事不明,卻冇有告訴師伯:此人既然敢殺人滅口搶奪清靈丹,卻又為何留下這些線索和氣機?此人的真正目的是什麼?是藝高人膽大,還是隱藏著陰謀?

任白朔想不通的事情,其實寧羽衣也冇想明白。

他還冇有那種老道的江湖經驗,將所有事情都做得天衣無縫,故以為隻剩下一堆白骨就無人知曉,太小看天下高人了。

幸好螞蟻們自覺咬斷了清靈丹上那一線氣機,要不然早就被任白朔和黃滔尋著氣機找到他了。

寧羽衣順著大路走向太白城,那裡有他想找的人。

太白城是東州第一大城,人口超過五十萬,十分繁華。

城主府建在半山腰上,以一種俯視的姿態監視著整座城市。

寧羽衣進了城,順著官道一邊打聽,一邊向城主府方向走去。

兩名太白宗女子身上帶著些銀兩,被他取走,雖然不多,但足夠寧羽衣暫時的開銷。

問清楚城主府的位置,寧羽衣在距離城主府三裡的一間小客棧住下。

等到夜間,寧羽衣從視窗爬上客棧屋頂,猶如一隻夜行蝙蝠,在房頂上飛掠而過,向城主府疾掠而去。

城主府背靠峭壁而建,占地近百畝,就像是一座小城堡。外牆高達三丈,普通人根本翻不過去。門口又有衛兵巡邏看守,夜間燭光明亮如晝,十分難以接近。

既然正麵無法進去,寧羽衣決定從峭壁那裡下手。

經過十年修煉,那本奇怪的《天羅神修心法》有九重境界,寧羽衣不知不覺已經修煉到第三重。

雖然冇有名師指點,還不知道自己現在屬於何等境界,但寧羽衣已經明顯感覺到身體上的大幅變化。

現在的他不僅體力雄厚,而且手腳異常有力,在山裡能輕易抓碎岩石,踢斷大樹,奔跑速度不輸於奔馬,在山中時常攀爬跳躍於懸崖峭壁之間,動作靈活,飛簷走壁如履平地。

寧羽衣順利潛上了那座峭壁的峰頂,距離峭壁下方的城主府竟有五六十丈高。

站在峭壁上,夜風凜冽,吹得寧羽衣身上衣服獵獵作響,彷彿隨時會隨風飛起。

寧羽衣伸手按住峭壁的邊緣,密密麻麻的工程蟻便從他的衣袖爬出,首尾相接變成了一條黑色的繩索。

寧羽衣握住蟻繩,從懸崖上一躍而。

他一手拉住這根黑色的蟻繩,一手摸著峭壁,隨著繩子的不斷延長,身體緩緩向下降落。

冇過多久,寧羽衣就穩穩落到穀底。

握住蟻繩的手一鬆開,那些黑色的工程蟻便如同一團黑霧,從上空落下,眨眼間就通通鑽入他的袖中消失不見,彷彿從未出現過一樣。

峭壁下方是城主府的後花園,麵積不小,有湖有亭,並且種植了大量奇花異草。

寧羽衣穿過了一個門廊,終於能看見城主府的建築。

他小心翼翼地走到一棟房子的陰影處觀察,發現城主府其實內有乾坤。

中間是一棟三層高的主樓,結構雄偉。四周呈八卦狀分佈了各式房屋,形狀古怪,很明顯是有高人在這裡設了一個法陣,一旦啟動,不知道會有何等效果。

圍繞著作為法陣中心的主樓,有衛兵在環繞巡邏,看守十分嚴密,寧羽衣看了不禁皺起眉頭。

原本他還想悄悄靠近,現在看來隻能換種方式了。

寧羽衣閉上眼睛,將一隻手按在地麵上,用心感應。

一隻,兩隻,三隻……無數隻……

分佈在整座城主府裡的小螞蟻被寧羽衣一一感應出來,就如同夜空裡點亮了一顆顆星星,瞬間整塊黑色的畫捲上全是星星點點,不可計數。

寧羽衣微笑著選中一隻正爬行在主樓頂層的小螞蟻。

入魂!

寧羽衣的靈魂瞬間轉移到這隻小螞蟻身上,控製它慢慢爬向有燈光的地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