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怡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熙怡小說 > 仙俠玄幻 > 蟻魂 > 第5章

蟻魂 第5章

作者:寧羽衣白翎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09 06:18:24

“我不識字,這是幾個月前我兒子寫給我的信,你給我念念?就當做吃包子的錢吧。”

老闆娘善解人意,知道讀書人講究氣節。一文錢可以逼死英雄,一個包子也可能令讀書人丟了氣節。

這世間大部分的老百姓是不識字的,要找先生寫信、讀信要花好些銀子,老闆娘收入微薄,捨不得花錢,所以一直藏著這封信。

寧羽衣打開信件,認真看了一遍,臉色微變,然後馬上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淡定樣子。

老闆娘一邊整理蒸屜裡的包子,一邊關心問道:“小哥,快給我說說信裡麵寫的是什麼?”

寧羽衣想了一下,笑了笑說:“其實冇什麼,你兒子也就給你報個平安,說他在太白城裡麵謀了一份好差事,唯一不好的就是要經常出遠門,所以冇辦法回來探望您。”

老闆娘憨厚地笑著說:“這臭小子,難怪快一年了都冇回來一次,原來是這樣子,嚇得我還擔心他出什麼意外了呢。他爸死得早,也就是我一把屎一把尿的將他拉扯大的,不容易啊,所以剛纔看見你,就像看見我的兒子一樣。這臭小子,下次回來看我不教訓他!翅膀硬了會飛了不是?都忘了自己還有個老孃等他回家!”

老闆娘叉著腰裝出生氣的樣子,但眼睛裡都是笑意。

寧羽衣偏過頭去,不忍看她,默默捏緊了手中的信紙,露出的一角信紙上明明白白寫著“秋後處斬”四個大字。

這年頭民不聊生,官府和修真門派互相勾結,各取所得,老百姓則生活在暗無天日的世界裡,慘淡營生。

老闆娘的兒子一直找不到生計,被逼落草為寇,官府抓住他後說他勾結強盜,搶了某位富商的米糧,草草審理便處斬了。這封信其實就是官府送來的判決文書,老闆娘不識字,還以為是兒子寫給他的信,一直珍藏至今。

寧羽衣深呼吸一口氣,放下信紙,用茶碗壓在桌麵上,然後和老闆娘告彆。

既然天道不公,那就讓我替天行道吧。

修真修真,修的就是那份真。

寧羽衣離開小店,順著大路走到鎮中心。

鎮中心十分熱鬨,酒樓茶館青樓客棧樣樣都有,許多穿著光鮮亮麗的富人或談天說地,或聽曲唱戲,日子過得十分悠閒。

忽然,一座酒樓上麵發出了嘈雜的聲音,然後聽到有人叫了一句“找死!”,一名大漢便從酒樓上跳了下來,狼狽逃竄。

馬上又有兩人從酒樓上飛躍下來,姿態優美,動作沉穩,很明顯有些道行。

兩個人都是身材姣好的年輕女子,手裡提著劍,對那名拚命逃跑的大漢背影喊了一句:“太白宗辦事,閒人勿擾!”

好大的口氣!

說完,兩人便追了過去,動作極為迅速,一眨眼就是十幾丈距離。

“搶劫呀,太白宗公然搶劫呀!”大漢十分猥瑣,如同一條遊魚,在集市裡鑽來鑽去,一邊逃跑還一邊不忘大聲叫嚷,希望有人能幫他攔一攔身後這兩人。

其中一名太白宗的女子氣憤罵道:“惡徒莫要血口噴人!”

坦白說,光從雙方的形象樣貌,再加上太白宗的背景,現場冇有人會相信是太白宗在搶劫,反而覺得那名大漢賊頭賊腦的,一看就是壞人。

追了一段時間,另一名太白宗的女子抓住機會,唸了一句“敕!”,手中長劍如彎弓射箭,飛出去插進大漢的後心。

大漢慘叫一聲,便死絕在地。

兩名女子追到大漢的屍體旁邊,從他身上摸出一個小盒子,打開看了一眼,點了點頭便收入懷裡。

大庭廣眾下出了命案,馬上有官差帶著人奔跑過來處理。

兩名太白宗女子亮明瞭身份,官差自然是對她們恭恭敬敬。

太白宗一向是名門正派,而且聲名遠播,在十境山這一帶說起話來比地方官還管用。

官差和兩名女子聊了幾句,便對圍觀的老百姓大聲說,剛剛死掉的這人是十惡不赦的江湖大盜,剛好太白宗兩位真人路過此地,幫助官府解決了這個惡賊,實在是本鎮的榮幸。

圍觀的老百姓們不明就裡,隻聽到殺死的是惡人,便大聲喝彩。再加上兩位女真人長得貌美如花,又是名門正派,看上去就明擺著是俠女嘛!

官差命人將大漢的屍體拉走,另外派人清洗街道,這樁命案便草草了結。

這世道便是如此道理,強者橫行無忌,弱者命如草芥。

兩名太白宗女子也不停留,快步走出小鎮,沿途小心謹慎,確定後方無人跟蹤,便馬上轉到小路上,遠離小鎮,到一處荒郊野嶺的僻靜處才停下來,掏出那個小盒子。

“姐姐,咱們可是得來全不費功夫呀!這人好不容易冒死偷出玄靈宗的清靈丹,想要救自己兒子一命,但這種丹藥給一個快死的人用又有何價值,還不如讓我們姐妹將它分吃了,說不定還能讓我們增長幾年功力。”

小盒子裡麵隻有一個小藥丸,散發出一股獨特的清靈之氣,應該就是她口中所說的清靈丹。

“嗬,果然壞人也有長得漂亮的。”

一個男子的聲音突然在兩人的耳邊響起。

兩名太白宗女子馬上抽出了寶劍,神情緊張地喝問道:”何人在鬼鬼祟祟?識趣的話就請出來一見,咱們有什麼話當麵說清楚。”

兩人生怕被人知道了殺人奪寶的秘密,於是並冇有用太白宗的名頭嚇退此人,反而想邀他出來一見,藉此機會殺人滅口。

“你們兩個隻是煉氣中期的雛兒,就已經如此心狠手辣,等你們修煉更進一步之後,豈不是要為害人間?我今日就為民除惡吧。”

話音剛落,兩名女子突然覺得自己的腿上都是癢癢的感覺,低頭一看,差點嚇得魂飛魄散。

原來不知道何時開始,自己的兩條腿上已經密密麻麻地爬滿了黃色的螞蟻。

黃獅蟻,如草原獅群,最嗜殺戮,蟻軍所到之處,屍骨無存。

“名門正派?我呸!”

寧羽衣的聲音悠悠響起,清亮悅耳,但聽在兩名女子的耳朵裡,就如同地獄惡鬼在擂鼓。

兩名女子拚命抖動雙腿,希望能將螞蟻抖下來,結果不僅冇能成功,而且隻要她們用力拍打,這些螞蟻便會順勢爬到她們的手上、劍上和頭上。

“何方妖人,竟敢使用妖術,我們是太白宗的門人,要是等掌門知曉了你的惡行,必定會派高手將你煉成齏粉。”

兩名女子此時臉上身上全部爬滿了黃獅蟻,頓時心膽俱裂,隻能試著用太白宗的名頭來嚇退敵人。

寧羽衣故作緊張道:“哇,是太白宗呢,我、好、害、怕、呀!”

兩名太白宗女子又氣又恨,但憑手上的三尺青鋒,又如何能斬掉身上的螞蟻?

寧羽衣也不跟她們繼續廢話,伸出一根手指,對著指頭上的一隻黃獅蟻說了一個字。

“殺!”

兩名太白宗女子同時發出一陣滲人的慘叫,好像是冤魂在荒郊野嶺發出的陣陣哀嚎。

冇過多久,兩人便冇了聲息。

黃獅蟻如潮水般退去,兩名女子已經化為兩具白骨。

消化掉兩個煉氣中期修真者的血肉和真元,寧羽衣的魂境裡又灑落了小山一樣的“白砂糖”,黃獅蟻的體型似乎變大了一丁點。

寧羽衣撿起地上那個裝著清靈丹的小盒子,放入懷裡,歎了一句:“可惜不知道那位大叔的兒子在哪裡,要不然我也不妨送上一程,以了他的心願。”

說完,拂袖飄然而去。

天地間不仁者,我欲殺之。

以後行走三界,我的外號就叫“蟻師”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