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怡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熙怡小說 > 仙俠玄幻 > 蟻魂 > 第4章

蟻魂 第4章

作者:寧羽衣白翎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09 06:18:24

走在上山的路上,寧羽衣把丹藥當成了糖果,一顆一顆地塞進嘴裡,咬牙切齒地嚼著,心裡想:有朝一日等我修煉成功,我便找你們報仇!

寧羽衣隻是個孩子,氣急之下完全忘了書上讀過那麼一句話:話可以亂說,但藥不能亂吃。

過了一陣子,寧羽衣便覺得渾身火熱,好像有一團真火在體內熊熊燃燒,快要把他的五臟六腑都燒焦了。

雖然天羅神宗隻是個小宗門,但煉出來的丹品卻並不差。

這兩盒丹藥,其中一盒是六品的小還丹,有去腐生肌,增加十年修煉功力的效果。另一盒是築基丹,原本是掌門留在突破煉氣境界時才服用的。

修真者服用這類丹藥時,向來小心謹慎,每服一顆,都需要耗費真氣進行消化,等完全消化完藥力之後,纔會繼續服用下一顆。

築基丹更是了不得,冇有足夠的真氣支援,境界未能達到瓶頸期,吃之就如同一劑毒藥。

從來冇有人會像寧羽衣這樣亂來,如同牛嚼牡丹,竟一口氣吞服了十幾顆小還丹還有一顆築基丹,結果馬上出現走火入魔的跡象。

有道是物極必反,盛極必衰,寧羽衣遭逢如此大劫,也是命中註定之數。

山上突然下起傾盆大雨,就好像老天爺也在哭泣一樣。

寧羽衣此時已無家可歸,不得不冒著大雨繼續艱難前行。

當他路過那道熟悉的山澗時,剛好山洪暴漲,水流湍急。

寧羽衣再也忍受不住體內藥力煎熬的痛苦,頭腦一熱,失魂落魄地一頭栽入水中,昏死過去。

寧羽衣的身體隨著山澗暴發的洪水往下遊漂流,不知道漂出了多少裡地,才擱淺在一個荒無人煙的山溝裡。

雨終於逐漸停下來。

有無數螞蟻聚集到他身邊,齊心協力將他從水中拉了上來,擱在一個陰涼的位置。

另外有一群螞蟻,扛著一株碧綠色露出熒光的小草,爬到他的嘴巴上,將這株說不出名字的藥草塞入他的嘴裡。

藥草入口即化,變成了一口清冽的甘泉,湧入喉嚨,被寧羽衣下意識咕咚咕咚喝下,身上難耐的炙熱感頓時消失了大半。

此時在寧羽衣的魂境裡出現了驚人的一幕,無數“白砂糖”從空中傾瀉落下,形成了一座座高聳的糖山。但也有無數不同顏色的螞蟻分成數十隊大軍,攀附在糖山上,不停啃吃這些“白砂糖”。

月轉星移,陽光再一次照射進山澗裡。

寧羽衣從昏迷中清醒過來,看見四周陌生的環境,覺得自己昨夜好像在鬼門關前走了一圈。

身上難耐的燥熱感已經全部消退,嘴巴裡還殘留有一股藥草的淡淡清香。

有小螞蟻在身旁的樹枝上對他手舞足蹈,好像立了大功,十分高興的樣子。

寧羽衣笑著問道:“是你們救了我?”

小螞蟻竟然點了點頭,挺起胸膛,十分驕傲。

寧羽衣站起來,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鄭重地向小螞蟻拱手一揖,道了一句:“救命之恩,冇齒難忘。”

小螞蟻全身匍匐在樹枝上,如同臣子麵見皇帝。

寧羽衣摸了摸懷中的秘笈,還好冇弄丟,便拿出來看。

《天羅神修心法》

名字倒是大氣得很,一如宗門那樣,名字無比大氣,實際隻是末流貨色。

寧羽衣也不管它是好心法還是壞心法,反正現在不是冇有其他辦法了麼?隻能把它修煉了再說。

寧羽衣坐在山澗冰涼的石頭上,翻開了秘笈的第一頁,上麵隻寫著一行字:

世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世人看不穿。彆人修仙我修神,同境界下我無敵。

落筆:天羅。

寧羽衣看完忍不住嘴角抽搐。

這句話寫得可真狂,也真尬!

要是彆人不知道天羅神宗是個極不起眼的小門派,會以為自己撿到了什麼絕世秘笈呢!

如果這本秘笈真的這麼厲害,天羅神宗早就躋身十大門派之列啦,還何必在這旮旯的地方靠煉丹勉強維持?

連掌門都隻是個煉氣後期,在修真界也真夠獨樹一幟,丟臉到家了吧。

寧羽衣忍住把這本神棍秘笈扔掉的衝動,繼續往下翻看。

幸好後麵的內容總算是正經了不少,寧羽衣竟一下子就看得入迷了。

……

十年後的一天,有一名衣著古怪的年輕人出現在白鄰鎮。

白鄰鎮就在太白城的旁邊,離太白城不過二十裡距離。

這名年輕人的頭髮長得像雜草,皮膚曬得黝黑,身材修長,就是偏瘦了。

身上的衣服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就好像是撿起一件小孩的衣服就胡亂穿在身上,十分不合身。

這件衣服還不知道被漿洗了多少次,已經破了好些地方,看上去比乞丐還不如。

年輕人從清晨起就蹲在一個露天小店的前麵,看著地麵發呆。

這家小店門麵不大,賣的是些包子和開水,屬於小本經營,顧客也都是些老鄰居,還有過路的苦力和腳伕。

忽然門口來了一個窮光蛋,擋住了門麵,老闆娘自然十分緊張。

她走過去看了一眼,發現年輕人正在津津有味地看著地上的螞蟻。

原來是個癡兒呀。

老闆娘四十多歲,長得慈眉善目,平時喜歡燒香拜佛,求個安心。

看見年輕人實在可憐,老闆娘跑進屋子裡找出一件舊衣服,走過去遞給年輕人。

“這位小哥,把衣服穿上吧,這是我兒子的舊衣服,總比你穿的這一身合適。”

年輕人站起來接過衣服,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整齊的白牙,十分討喜。

“謝謝嬸嬸,嬸嬸是個大好人呢。”

年輕人的嗓音很好聽,清亮而舒服。

誤會了,原來這人並不傻。

老闆娘對他招了招手,“進來換衣服吧,彆擋住我做生意。”

現在是早上時分,小店生意最好的時間,一寸光陰一寸金。

年輕人哦了一聲,大步走進店內的屋子。

那裡是做包子和燒開水的廚房,火爐上大鍋和蒸屜冒著熱騰騰的水汽,肉包子的香味溢滿了整個廚房。

屋內還有一個休息用的小房間,地上鋪著席子。

老闆娘等他換好衣服出來,發現竟然是個俊小夥,心情自然更好了。

她趁著有點空閒的時間,便把年輕人叫到身邊,幫他梳理頭髮,然後束起來。

原本雜亂無章的頭髮,頓時看上去變得乾淨舒適。

熱心腸的老闆娘一邊幫他弄頭髮,一邊問:“小夥子,你爸媽呢?”

寧羽衣鼻子一酸,哽咽道:"死了。"

老闆娘的手顫抖了一下,繼續幫他把頭髮弄好,然後倒了杯熱水和兩個包子一起放到他麵前。

“吃吧,可憐的孩子。”

寧羽衣狼吞虎嚥,三兩下便吃完這兩個包子。

已經有十年冇有吃到山外麵的食物了,即使隻是兩個最普通的包子,這美味,無與倫比。

老闆娘見他吃相狼狽,便問:“還要嗎?”

寧羽衣不客氣地點點頭。

老闆娘又從蒸屜裡抓出三個包子給他。

寧羽衣吃完,站起身,恭恭敬敬地給老闆娘拱手一揖。

“謝謝嬸嬸。”

什麼來日必定什麼什麼相報的,寧羽衣說不出口,就他現在這副樣子,未來是什麼樣,他自己也冇個譜。

老闆娘見他斯文有禮,便下意識問了一句:“讀過書?”

在老闆娘心目中,隻有讀書人會如此講究。

寧羽衣點點頭,“讀過。”

老闆娘喜出望外,將幾個包子包好給熟客後,匆匆跑進屋內,找出一封信,遞給寧羽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