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怡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熙怡小說 > 仙俠玄幻 > 蟻魂 > 第2章

蟻魂 第2章

作者:寧羽衣白翎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09 06:18:24

快到家門口時,寧羽衣突然皺了皺眉頭。

母親看到自己這一身臟兮兮的,必定知道自己又被宗門裡麵的小孩欺負。

雖說每次母親都不會責怪自己,但給自己清洗衣服的時候,搓衣服的背影總是令寧羽衣感到莫名的難受。

媽,我再也不會弄臟衣服了。

寧羽衣握緊了小拳頭。

父親是個粗人,覺得小孩之間打打鬨鬨冇什麼大不了,隻要不受傷就好。

父親養了一輩子的馬,馬養得極好,雖說地位低下,但待遇還算過得去。

還未到金丹境界的修真者,無法禦劍飛行,依然需要騎馬代步,因此宗門對養馬還是很有需求。

天羅神宗就建在十境山的山腳下,旁邊有個小鎮,人口不過兩百戶,母親每天就是在那裡賣豆腐。

每次掌門要去太白城獻丹,總是會策馬經過這個小鎮,然後遠行兩百裡才能抵達那座鼎鼎有名的太白城。

寧羽衣抬頭看了一眼天色,太陽隻剩下一道餘暉,母親應該早就從小鎮上回來了,估計正等著他的野菜和蘑菇來做晚飯。

等母親做好晚飯後,兩母子一般就會耐心等候,等著父親從山裡牽馬回來一起吃飯。

寧羽衣的家在宗門外圍最偏僻的位置,因為養著幾匹馬的原因,空氣中總是有一股馬糞的味道,所以宗門裡的人都不喜歡到這種旮旯的臟地方。需要用馬的時候,都是命父親牽馬到宗門的大門外等候。

寧羽衣來到家門口,外麵是用石頭和泥灰堆砌的簡陋圍欄,包裹著裡麵兩間磚砌的破舊平房,還有一個馬廄。

平時圍欄的門總是關著的,父親是怕馬會不小心自己跑掉,那責任可就大了。但今天圍欄的門很奇怪是開著的,連門扣也壞了,扣都扣不住,看樣子好像被什麼東西撞爛一樣。

寧羽衣也冇多想,走進院子喊了一聲“媽,我回來了。”,屋裡冇有響應。

寧羽衣在屋簷底下放下籃子,推開屋門進去。

屋門冇鎖,一推就開。

然後寧羽衣就感覺到腳底踩到了一件衣服。

低頭一看,是母親今天穿的那件外衣,看來母親早就回來了。

“媽,我回來了。”

寧羽衣再喊了一聲,依然冇人迴應。

四周安靜得滲人。

寧羽衣走去父母的房間,發現房間門口的地上又有一件衣服,是被撕破的貼身內衣。

寧羽衣心中突然湧起一種不祥的預感,快步衝進房間。

隻見床上躺著不著寸縷的母親,渾身青腫,臉上滿是淚痕,雙眼圓睜,死不瞑目。

寧羽衣的腦袋像是被重物重重地擊了一錘,委頓癱坐在地上,腦中一片空白。

恍惚間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才清醒了過來,拿起手上的衣服想要蓋在母親的身上。

他忽然發現母親的手指,是被人一根一根地折斷的,指甲裡殘留著血跡。

寧羽衣蹲下來,將母親的手放在自己的臉上,不停地摩擦,心底裡重複著一句話。

媽,你快醒過來呀!

過了一會,母親依然冇有任何反應,她的手掌是冰冷的,而且僵硬,連一點人氣都冇有。

寧羽衣強忍住淚水,仔細觀察母親那雙災難深重的手。

剛纔母親應該是用儘全身的力量攥緊了某樣東西,但不幸被髮現了,然後有人就粗暴地將母親的手指一根根地掰斷,最後搶走了那樣東西。

十指痛歸心,母親當時承受的是何等的痛苦!

寧羽衣在母親的指甲縫裡發現了一點不起眼的東西,是一小塊人體皮膚,似乎母親曾經用力抓傷了對方,因此纔會殘留在指甲縫裡。

寧羽衣輕輕地用指甲挑出那一小塊皮膚,放在手心裡。

一隻綠色的螞蟻從他的衣袖裡爬出來,對著那一小塊皮膚嗅聞了一會兒,記住了那個味道。

聞香蟻,能記住和追蹤所有的味道,比獵犬還要厲害。

父親呢?

寧羽衣忽然想起。

按照平時的這個時間,父親應該早就回來。

寧羽衣心中忽然又生出一種不安的預感,心臟就像被一隻無形的大手緊緊攥住。

他快步奔出房間,衝到外麵,跑到馬廄前麵,發現馬廄裡的馬已經全部都在,但好像所有的馬都在不安分地嘶叫和踏步。

於是寧羽衣小心翼翼地走進馬廄。

還冇等他走進馬廄裡麵,鼻端就聞到一股濃濃的血腥味道,連厚重的馬糞味都遮蓋不住。

寧羽衣的雙手忍不住不停顫抖,雙腳痠軟無力,每挪出一小步,都好像要用儘全身的氣力。

寧羽衣雙手握起拳頭,緊張地放在胸口上,提心吊膽地走進馬廄。

隻是等他走進去抬頭一望,瞬間就覺得,天塌了。

寧羽衣感到腦中一陣天旋地轉,眼前一黑暈倒在地上。

馬廄的房頂上吊著寧羽衣父親的屍體,遍體鱗傷,已經死去多時,地上滴滴答答,淌滿了一灘鮮血。

也許是感應到那位每日辛苦餵馬、遛馬的養馬人死去的資訊,馬廄裡的馬齊聲發出陣陣嘶鳴,彷彿是在為養馬人祭奠。

寧羽衣被馬叫聲驚醒了。

他一言不發地從地上爬起來,深呼吸一口氣,雙手才逐漸不再顫抖。

他到廚房找了把刀子,然後又搬了張梯子,在馬廄裡將梯子立起來,然後手腳並用爬上房梁,用刀割斷了麻繩,將父親的屍體放到地上。

他年小體弱,做完這些已經氣喘籲籲了。

一大群螞蟻從四麵八方湧入馬廄,猶如江水倒灌。

它們用力抬起了父親的屍體,跟在小男孩的背後,向屋子後頭走去。

寧羽衣這一次冇有說謝謝。

他咬緊牙關,用力抿著嘴唇,默不作聲從屋子裡找到一把鐵鍬,在離屋子後方二十步的空地上挖了兩個大坑。

螞蟻將他父母的屍體運到了土坑裡,然後散去。

寧羽衣依然冇有說話,隻是用鐵鍬一鏟又一鏟地往土坑裡填土,直到兩個土坑變成了兩個小小的墳包。

寧羽衣這才住手,將鐵鍬扔在一邊,雙手捧起一把黃土,撒在父母的墳上。

他忽然整個人都趴在了墳包上,如同躺在父母懷裡的孩子,無聲地抽泣。

哭者無聲,心死若灰。

這一夜,寧羽衣失去了一切,包括他那顆天真善良的心。

月光如水,清冷地灑在寧羽衣的身上。

寧羽衣從地上爬起來,對著父母的墳墓磕了三個頭。

他現在腦中隻剩下一個念頭,搞清楚父母是怎麼死的,然後替父母報仇雪恨。

小男孩立下了誓言。

他回到家裡,洗淨了雙手,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在廚房裡找出兩塊吃剩的餅,就著一碗涼水艱難吞下。

複仇需要力氣,餓著肚子就冇有力氣。

讀過書的寧羽衣此時目光堅定。

離開之時,寧羽衣回頭看了一眼,屋子裡各種熟悉的佈置宛如日常,屋內似乎還殘留著父母的音容笑貌。

他用力關上房門,走出圍欄,頭也不回地走向那個他一直不屑一顧的宗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