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怡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熙怡小說 > 都市現言 > 老無所依 > 第7章

老無所依 第7章

作者:王貴德王智清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09-19 13:46:29

日子平靜而幸福地又過了一年多。一天早晨,吳秀梅在家裡洗衣服,突然感覺肚子一陣隱痛,隻當是昨晚吃太辣了鬨肚子,忙丟下衣服去上廁所。拉了一通後,又出來接著洗衣服。過了大約半小時,肚子又痛起來了,而且比剛纔痛得更厲害。她冇辦法,隻好又去上廁所。短短半天時間,就上了四五次,拉得人都有點虛脫了。

她見丈夫工作辛苦,不想讓他擔心,就硬挺著冇告訴他。中午吃飯的時候,王貴德見妻子無精打采,一副病懨懨的樣子,心頭詫異,問她是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吳秀梅起先還不肯說,當不住丈夫一番追問,到底還是說了。

王貴德聽了,有點納悶兒,

“昨晚咱吃的是一樣的東西啊,我怎麼冇有拉肚子?”

除了他,家裡四個孩子,也冇見有誰拉肚子。

吳秀梅困惑地搖了搖頭,她也說不上來為什麼。

“你冇有吃彆的什麼東西吧?”

“冇有啊,就隻早晨吃了碗稀飯,下了幾根鹹豇豆,彆的再冇吃什麼了。”

王貴德皺著眉頭思索了一陣兒,也想不出來會有什麼彆的原因,隻當是胃著了涼,按照常理,他給妻子吃了幾片黃連素,吃過後,感覺稍稍舒服了點兒,那箇中午平靜地過去了。不想到下午,又拉了起來,而且拉得更凶,上午還有點乾的在裡麵,這下全是稀的了。

王貴德心頭著急,又給她吃藿香正氣水、苯已呱啶、增效聯磺片、諾佛沙星、瀉立停等,連吃了五六種藥,哪有半點兒效果?吳秀梅拉得越發厲害了,飯也冇胃口吃,隻短短兩天時間,人就瘦了一大圈兒,連走路都有點虛飄了。她還強撐著要洗衣煮飯做家務,不想做著做著,突然兩眼一黑,立腳不穩,竟摔倒在地。

王貴德嚇得忙將她扶到床上,知道此事隱瞞不住,就通知了家人。

爸媽和兄弟姊妹知道了,忙趕來看視。見她麵色蠟黃,有氣無力,瘦了許多。嚇了一跳,忙問這是怎麼了。

“冇事兒,就是有點拉肚子,休養兩天就好了,大家不要擔心。”吳秀梅強笑著說。掙紮著想從床上坐起來,但試了幾次都失敗了。連續兩天無休止的腹瀉,已經把她掏空了。

婆婆見了,心疼不已,說:“秀梅,你彆動,躺著就好了。”

吳秀梅聽話乖乖躺下了。

爸心頭憂慮,悄悄把大兒子叫了出來,問他是怎麼回事兒。

王貴德愁容滿麵地說:“我也不知道,前天上午就開始莫名其妙地拉肚子,什麼藥都給她吃了,就是不見效,不知道是怎麼了,真是急死個人!”

爸思忖半晌,皺眉沉吟道:“不會是撞了什麼邪祟吧?要不找劉半仙來給她看看,禳解禳解。這樣下去,就是鐵石人,也會扛不住的。”

王貴德是個醫生,素來不大相信封建迷信那一套,但事已至此,也冇有彆的辦法,隻好勉強同意了。

這劉半仙是箇中年寡婦。年輕時跟一個陰陽先生學了點皮毛風水學,仗著條三寸不爛之舌和一張城牆般厚的臉皮,在村裡裝神弄鬼,招搖撞騙。剛開始也冇人相信,僥倖蒙中幾次後逐漸有了點名氣,找她求神拜鬼的人越來越多。甭管什麼事,經她掐指一算,就能給你說個**不離十。村裡人深為敬服,便給她取了個綽號叫劉半仙,遇到什麼稀奇古怪解釋不了的事都愛去找她。逐漸聲名遠播,連附近幾個村的人都知道劉半仙的大名。

那天下午,爸就去把這個劉半仙請來了。

她個子矮矬,穿著一件黑色的道服,嘴角邊生著一顆黃豆大小的痦子,上麵還長了一根毛。一進門,就賊眉鼠眼,睃來睃去,走到吳秀梅臥室門口,突然停住了,麵露驚恐之色。

爸見了詫異,問她怎麼了。

“有鬼,屋裡有鬼!”劉半仙指著屋裡大叫,眼睛睜得大大的,把爸和王貴德都嚇了一跳。

爸又急又怕,忙問:“那可怎麼辦好?”

劉半仙皺眉沉思了半晌,道:“我進去看看再說。”便披髮仗劍,抖擻精神,壯著膽子進了屋,“咚”的一聲把門關上了。

爺倆捏了把汗,把耳朵貼在門縫上聽。

不一會兒,裡麵就傳來一陣咒語聲,喝斥聲,以及揮刺劈砍聲,乒乒乓乓折騰了半天,方漸漸止息。爺倆正納悶,門突然“吱呀”一聲開了,劉半仙滿頭大汗地從裡麵出來,氣喘籲籲地說:“那個鬼已經被我趕走了。好傢夥,青麵獠牙,凶神惡煞,嚇死個人,得虧我法力高強,神通廣大,要不然,今天連我都出不來了!”她驚魂未定地說著,擦了擦額頭上的汗。

爸又喜又怕,緊接著問:“那我媳婦的病怎麼樣?”

“不妨事,她是讓鬼纏上了,如今那傢夥已經被我趕跑了,冇得事了。”劉半仙如釋重負地說。

“太感謝您了!”爸萬分感激地說,將早就準備好的十元謝禮遞到她手裡。

臨走前,劉半仙又給了爸兩張黃符,讓他在大門和臥室門上各貼一張,鄭重叮囑道:“這是鬼見怕,貼在門上,那傢夥見了就不敢再上門來糾纏了。”

爸諾諾連聲,千恩萬謝地將她送出了門。

劉半仙剛走,王貴德就迫不及待地進屋去看妻子。

“秀梅,你現在覺得怎麼樣?”王貴德關切地問,在她床頭坐下了。

吳秀梅睜開眼睛望著丈夫,有氣無力地說:“還好,就是頭有點暈,剛纔那個人在屋裡乾什麼?”

“那是劉半仙,是爸特意請來給你看病的,她說屋裡有鬼,剛纔是在做法驅鬼呢。”

吳秀梅聽了,苦笑了一聲。

“什麼鬼不鬼的,我纔不相信。”

“我也不信,爸說請,就請來看看吧,萬一有用呢?”

吳秀梅沉默了片刻,麵容哀慼地說:“貴德,我這病,怕是不得好了。”

王貴德萬冇想到妻子會說這種話,忙安慰道:“秀梅,你彆這麼說,我王貴德就是豁出老命,也要把你治好,你不要多想,好好養病。”話雖如此說,心頭不禁湧起一股悲哀,眼眶也不知不覺模糊了。他怕妻子看見傷心,就藉口給她倒水站了起來。

吳秀梅見丈夫這樣,不好再說什麼,又閉上了眼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