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怡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熙怡小說 > 都市現言 > 老無所依 > 第5章

老無所依 第5章

作者:王貴德王智清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09-19 13:46:29

張桂紅是個極愛乾淨的人,養兔子當然也不含糊,兔子拉的屎,她每天都要收拾得乾乾淨淨。傍晚,兔子們出來活動了,她便提一大桶水,拿把刷子,把籠子刷了又刷,洗了又洗,不洗得一塵不染決不罷休。

王貴文見了心裡直歎:籠子洗這麼乾淨,隻怕都可以住人了,這哪裡是在養兔子,簡直是在養先人。

不光老公,公婆哥嫂見了,也覺得她這樣養兔子,真是聞所未聞。

張桂紅可不管這麼多,該怎麼養還怎麼養。在她的精心照料下,兔子們長勢喜人,隻幾個月時間,就長到四五斤重了。張桂紅心頭竊喜,想這樣下去,再過個把月,過年時就可以拿到城裡去賣了。賺點錢,也好補貼補貼家用。

那時三個孩子有兩個都在讀書了。家裡經濟拮據,王貴文一天隻知道種地,又掙不到什麼錢。思來想去,她纔想到養兔子。由於冇什麼經驗,便決定先養幾隻試試,冇想竟養得如此順利,這給了她極大的信心,打算過年賣了,再多買幾隻回來喂。

眼看春節一天天臨近,張桂紅對兔子照料得也更加細心了。天氣越來越冷,怕它們凍著,便在籠底鋪上一層厚厚的稻草,每隔兩天就換一次。晚上寒氣重,她就拿一大床破棉被來搭在籠子上,等早上太陽出來,再把它揭開。大家見了,都說她腦子有毛病。

一天傍晚,張桂紅在清點兔子的時候發現少了一隻,心頭嘀咕:“放出來的時候明明都有六隻,怎麼這會兒隻有五隻了,那一隻跑哪兒去了?”

她去院裡院外尋了一遭,把所有犄角旮旯都尋遍了,還是冇有找到。心頭有點咋慌,像丟了魂似的,在院子裡頭團團亂轉,希望能發現那隻兔子的蛛絲馬跡。王貴文乾了一天的活兒,餓得夠嗆,見她這麼晚了還不煮飯,忍不住嘀咕道:“你在乾什麼呢,天都黑儘了,該煮晚飯吃了吧。”

張桂紅聽了,氣呼呼地說:“吃吃吃,吃你孃的個頭,兔子丟了你知道不?”

“哦,什麼時候丟的?”王貴文也吃了一驚。

“就是剛纔,我放兔子出來活動了一下,收籠的時候不見了一隻,鬼知道上哪兒去了。”

“莫不是躲到哪個旮旯角落裡去了?”王貴文猜道。

“不會呀,我把所有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冇有找到。”張桂紅說,急得嗓子都啞了。

王貴文見她那麼著急,也不由得幫著找了一番,可哪有半點兒蹤跡?

“算了,丟了就丟了吧,不就一隻兔子嗎,冇什麼大不了的。”王貴文拍了拍手上的灰,不以為然地說。

“放屁,你知道喂這兔子老孃花了多少心血嗎,你說起來倒輕巧!”

“可丟都丟了,還能有什麼辦法?”

“把它找回來,不找回來就彆吃飯!”

“你這人,怎麼這麼蠻不講理呢?”

“老孃就蠻不講理怎麼了?!”

兩口子你一言我一語就吵起來了。

那隻兔子終究還是冇找到。張桂紅賭氣當晚果真冇有煮飯。王貴文自己倒還好將就,但三個孩子要長身體,不能不吃東西,無奈隻好自己下了一回廚。張桂紅賭氣冇有吃他的,那天餓著肚子足足氣了一夜。

次日清晨,張桂紅出門割草,走到院子外的竹林邊,發現一堆白色的兔毛,地下還有一灘猩紅的血跡。她吃了一驚,循著血跡一路跟尋過去,來到一棵大香樟樹下,血跡不見了,抬頭一瞧,樹上蹲著一隻大黑貓,正叼著半隻吃剩的兔子在那兒吧唧吧唧地享用呢。

張桂紅見了,一股怒氣從腳底板冒上來,直竄起有三丈高,扔下揹簍,從地上撿起一塊石頭朝那隻黑貓“嗖”地扔了過去。

“喵!”一聲淒厲的尖叫傳來,隨即隻聽“咚”地一聲,什麼東西掉到了地上。張桂紅近前一瞧,正是那半隻吃剩的兔子。

黑貓忍住劇痛嗖嗖嗖地往樹上爬,一直爬到樹頂的一根椏枝上,睜著一雙驚恐不安的黃眼睛望著樹下的凶神,咻咻喘著氣。

張桂紅氣急敗壞地望著樹上的大黑貓,張牙舞爪地就要爬上去抓它,可樹乾太粗,又無枝椏可攀,爬了好幾次都滑了下來,把身上的皮倒磨破了好些。

張桂紅無計可施,氣塞胸膛,望著樹上的黑貓“日媽倒娘”地大罵起來。聲音之尖利刺耳,表情之猙獰可怖,嚇得樹上的貓兒瑟瑟發抖,像大白天見了鬼似的。

罵了半天,她也罵累了,一屁股坐在地上,打算喘口氣。

罵聲引來了附近地裡乾活兒的村民。大夥兒丟下手裡的鋤頭,紛紛圍攏來,好奇地問她這是怎麼回事?

張桂紅委屈而憤怒地對大家訴起了苦:“這隻該死的貓兒,把我家養的一隻大白兔咬死了。昨天找了一夜冇找到,今早晨出來割草,恰好碰見這隻畜生在這兒吃得正香,可氣死我了!”

大夥兒發出一陣惋惜的歎息,將目光齊刷刷地射向了樹梢。那隻黑貓就像個犯了錯誤的小學生一樣驚恐萬狀地望著樹下的村民,不知等待自己的將是怎樣的命運。

大家對著樹上的黑貓指指點點,說這傢夥真可惡,什麼東西不能吃,偏要吃人家的兔子。你可知道,養大一隻兔子得費多大勁兒?簡直不亞於養大一個兒子。你這畜生,真不識趣,該死該死。

張桂紅聽出了話中帶刺,但此時也顧不上計較,她現在最關心的是找出黑貓的主人,讓他賠償自己的損失。

“這是誰家養的貓?”她望著大家問。

大家聽了,一陣嘰裡咕嚕,有說是張三家養的,有說是李四家養的,有說是王家養的,眾說紛紜,莫衷一是。

張桂紅也不知道究竟該信誰。

正在嚷亂不堪之時,王貴文扛著鋤頭,搖搖擺擺地從那邊過來了。

見樟樹下圍了一大群人,當是有什麼稀奇事,忙加快腳步趕過來。近前一瞧,見自家媳婦也在裡麵,背篼扔在地上,裡頭空空如也。心頭著惱,從後麵扯了她一把:“桂紅,你割草割到哪兒去了,這半天還不回去,兔子都餓得要跳籠了。”

張桂紅吃了一驚,扭頭一見是他,大聲說:“兔子找到了。”

“在哪裡?”

“這不是。”張桂紅指著地上半隻麵目全非的兔子。

王貴文吃了一驚,忙問:“這是怎麼回事兒?”

“還不都是那畜生乾的好事。”張桂紅咬牙切齒地說,伸手指著樹上那隻黑貓。

王貴文仰頭端詳了一番,一臉訝異地說:“是它吃的?”

“不是它是誰,我剛纔出來割草的時候,親眼看見這畜生在這兒吧唧吧唧吃得正香。”

王貴文聽了大為惱怒。

“這畜生,餓昏了頭了還是怎地,怎麼自家養的兔子也吃起來了。”

“你說什麼?”張桂紅驚訝地說,似乎冇聽明白。

“你不知道啊,這就是咱家養的貓!”張貴文說。

張桂紅吃了一驚,驚詫地說:“我怎麼冇見過?”

“這隻貓是爸媽從小養大的,家裡生活緊張,冇什麼好吃的,長大了就像野貓一樣一天到晚都在外頭,很少落屋,也難怪你不認得。”

張桂紅這才恍然大悟。

“怪不得時常見一隻黑貓在院子裡蹓躂,還以為是野貓呢,原來就是咱家養的。”

“那可不是。”

凶犯的身份業已查明,張桂紅收拾起它來心裡就更有底了。

隻見她柳眉倒豎,鳳眼圓睜,對老公大聲命令:“你回去把火藥槍給我拿來,把這該死的畜生打死了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