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怡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熙怡小說 > 穿越重生 > 寒門驕子 > 第9章

寒門驕子 第9章

作者:葉小豐張子瑩 分類:穿越重生 更新時間:2022-09-09 06:19:09

把蘇東方迎進門,蘇氏便迫不及待地問道:“三哥,這麼多年了,我們都擔心死了,你怎麼也不給家裡傳個話回來?這些年,我隻要一回孃家,爹孃就跟我說起你和二姐,二姐前些年還捎過話回來,可你一走就杳無音訊了。娘一說起你們,就止不住地流眼淚,要知道你還活著,他們會高興壞了的。”

蘇東方問道:“二姐也一直冇有回家嗎?”

蘇氏點了點頭,歎了口氣,懨懨道:“一直冇有回家,不過五年前托人捎回來過二十兩銀子,爹用這錢買了十畝田地,對了,現在我們家已經不是佃農了,可日子還是過得艱難,唉,看來,二姐應該也是去受苦去了,這輩子都不知道能不能回來一次。”

蘇東方聽聞,不由得也倍感傷心。

蘇氏拿了一條木凳子讓蘇東方坐下,轉身又遞給蘇東方一碗水。

蘇東方接過水,一咕嚕把整碗水喝完,他從早上天不亮動身,步行了四十多裡地纔到了這裡,這會兒已是饑腸轆轆。

喝下水之後,蘇東方也不客氣地道:“小妹,我走了四十多裡地纔來到這裡,現在餓了,你有什麼吃的先給我弄點來,我再細細跟你說我這些年的經曆。”

蘇氏一聽,才知道三哥步行了四十多裡,這會兒都過中午了,肯定餓極了,便拿了家裡僅剩的三個雞蛋,又去菜園子裡采摘了一些蔬菜後便進了廚房。

蘇東方知道妹妹給他做飯去了,肚子著實餓了,也不客氣,便拿著兩個袋子跟著進了廚房。

打開口袋,一個裡邊裝的是一些乾帶魚、乾海帶等乾貨,另一個口袋裡竟然是二十來斤粗鹽巴。

然後,又從最貼身衣服處解下一個荷包,一股腦把整個荷包交給蘇氏,道:“小妹,我在海邊鹽場做工,這是一些海裡的乾貨給你們嚐嚐,這裡是二十斤鹽巴,都是我那些兄弟一點一點從鹽場帶出來的,我買這鹽很便宜,另外,這個荷包裡麵有四兩銀子,是我這半年來存下來的,二兩給你,另外二兩請你回孃家時交給爹孃,跟他們說一聲,等我能休沐兩天以上時間,我再回去看望他們。”

海邊鹽場?蘇氏的淚又瞬時間淌下來,四兩銀子,這可是三哥頂著烈日在海邊曬鹽半年時間才能積攢下來的。

那活兒可不是一般人乾得了的,那黑黝黝的皮膚明顯是掉了一層又一層的皮曬出來的,那粗糙的老繭,分明就是乾活十分辛苦日複一日地磨出來的。

想想小時候的三哥還念過兩年私塾,先生還誇過他是一塊唸書的料,可後來家裡遭了變故,變賣了家產,淪為佃農。

要是家裡冇有遭那場變故,也許三哥都考上秀才甚至是當官了。

命啊,這都是命。

蘇氏實在不想接三哥這錢,卻又不能不收,她一看到三哥那殷切的雙眼就忍不住心酸。

他八年冇有回家,已經太想念親人了,這不隻是錢,更是他的心意,不收的話三哥心裡必然會更難過。

蘇氏隻好收下那錢,好好攥在手心,笑著用手背揩揩淚道:“三哥你來得剛巧,我正要做飯呢,你先坐坐,對了,你能與我說說這幾年究竟發生了什麼嗎?”

蘇東方便與二妹一起聊起了他這些年的經曆。

原來,當年他服徭役去修黃河大堤,後來受了傷差點死去,是當地一位老鄉救了他的命。

為了還救命之恩,他便成了那家人的上門女婿,現在有了一兒一女,日子過得很清苦。

這麼多年冇有回家,他知道家人肯定很想他,他自己也非常想回來,可是一來是路途太遠,二來是囊中羞澀,所以一直未能成行。

前些年,蘇東方與當地人一起到了一個鹽場做長工,每年能掙到十來兩銀子,今年初,他們被調到了一個新鹽場。

當他知道這個新鹽場就在淩州府益安縣時,他高興得幾天都睡不好覺。

當初去服徭役之時,他記得小妹許給了趙家村一葉姓人家。

經過一打聽,才知道鹽場離他老家蘇家莊有七十多裡地,一天時間步行來不及返回,但離小妹嫁的趙家村隻有四十多裡地。

所以今天雖然隻休沐一天,他還是一大早先趕來看望小妹來了。

蘇氏煮了一大鍋米飯,又做好了菜,葉家人平時本來每天隻吃兩頓的,今天就陪著蘇東方一起吃起了午飯。

這個三舅舅在鹽場工作,剛剛被大伯和大伯孃逼債的葉小豐,立刻想到了這是個機會。

葉小豐仰起頭,用少年那種敬仰的眼神看著蘇東方,像是好奇一般問道:“三舅,你到鹽場多久時間了呀,認識那鹽場的老闆嗎?”

蘇東方瞧著這個外甥,怎麼瞧怎麼可愛,便笑著回答道:“說來慚愧,我來這裡隻有兩個來月,這裡是新鹽場,今年才辦起來的,直到今天,老闆的兒子大婚,才讓我們休沐一天,等一下我又得趕回去。哦,老闆倒是認識,我們不叫他老闆,叫吏目大人,不過說不上話。”

說完,又憨憨地對葉冬和蘇氏笑了笑。

葉小豐看了看蘇東方帶來的那一袋粗鹽,又瞧了瞧廚房角落裡的一堆木炭,心裡的很快就有了一個計劃,便問蘇東方道:“三舅,你能不能晚一兩個時辰再走?”

蘇東方不知道這外甥有什麼事,便道:“可是可以,不過得走一段夜路,有點不安全。”

一聽說有點不安全,蘇氏連忙製止道:“小豐,你三舅的安全最重要,不能耽誤他。”

葉冬也點了點頭。

葉小豐卻道:“爹,娘,我這事非常重要,如果三舅能晚兩個時辰走,我能幫你們把欠大伯孃孃家的錢給賺到。”

蘇東方忙問怎麼回事。

蘇氏有點責怪葉小豐說漏了嘴,隻好把分家後欠了劉氏孃家十二兩銀子的事說了。

蘇東方聽了後心裡非常氣憤,可自己又冇有能力幫小妹一把,便問葉小豐自己晚兩個時辰走的話,怎麼能賺到錢。

葉小豐神秘地笑了笑道:“三舅,怎麼賺到暫時不好說,要等兩個時辰後才知道。如果能成,今天晚上,我跟我爹一起送你去鹽場,我們要與你那鹽場老闆做個生意。”

“孃親,你就陪三舅在這裡吃飯聊天,爹,你去河邊弄五斤粗砂五斤細砂回來。”

說完,葉小豐又把嘴湊到葉冬的耳邊說:“爹,我要按照夢裡神人教我的辦法製出精鹽來。”

葉冬聽兒子這樣一說,眼裡立即放出光來,趕緊放下筷子,挑起一擔簸箕去河邊去了。

不一會,蘇氏與蘇東方也吃完飯了,便問葉小豐在乾什麼。

葉小豐也不說要乾什麼,隻是讓蘇氏幫忙把那炒菜的鐵鍋清乾淨,又請三舅把那包木炭倒出一些來,也用清水清洗乾淨。

葉小豐找到一個木盆和一個木桶,又請蘇東方幫忙拿個木盆木桶反覆擦洗乾淨。

蘇東方看到這個隻有十二歲的外甥指揮他們乾這乾那,一開始隻當是小孩子玩鬨,不過見妹夫和妹妹都聽孩子的,馬上就想起小豐說的讓他等兩個時辰能賺到錢的放,於是便也按要求照做起來。

剛做完這些,葉冬便挑著砂子回來了,一邊是細砂,一邊是粗砂。

葉小豐又吩咐葉冬按他的要求用竹篾製一個圓錐體的漏鬥。

葉冬是篾匠,家裡的竹篾常年都備著,很快便按葉小豐的要求編織去了。

葉冬編織竹蔑漏鬥的同時,葉小豐請蘇東方搬來一捆稻草和一些柴火,找了乾淨的地方燒了一堆草木灰。

接著,將草木灰放入洗淨的木桶裡,加入清水,再把溶入了草木灰的水用一塊洗淨的布過濾兩遍,得到了土法碳酸鉀溶液。

然後,葉小豐讓母親用秤稱了二斤粗鹽。

蘇氏不知道葉小豐要乾什麼,不過還是把鹽拿出來了。

葉小豐一看,就知道這是那種大顆大顆的粗鹽,顏色偏暗,顯然就是海邊鹽場曬過一遍,隻經過了簡單處理就賣出來的。

就這,價錢還高得離譜,要二十文錢一斤。

家裡平時炒菜,每次都隻敢放一點點。

葉小豐心想,幸虧平時炒菜隻放一點點鹽,這種粗鹽要是放多了,對人的身體肯定有害,葉小豐又懷念起現代撕開袋子就能用上的含碘鹽了。

兩斤鹽雖然不多,卻足夠葉小豐露一手。

等葉冬把那漏鬥編織好後,葉小豐在家裡翻翻找找,找到一張動物皮子,清洗乾淨後,再把皮子蒙在漏鬥裡麵。

這樣,一個用於過濾的簡易漏鬥便製作好了。

葉小豐其實還想要是有石灰就更好了,可惜,一時之間他哪裡去找石灰呢?

不過,用了草木灰溶液加入的鹽水,也能把大部分鹽水中的雜質過濾掉。

一切準備好了,葉小豐對蘇氏和蘇東方道:“娘,三舅,你們不是想知道我要乾什麼嗎?告訴你們吧,我想試製精鹽。”

“精鹽?”

蘇東方心裡一驚,他們鹽場也製精鹽,可辦法非常繁瑣,要十多道工序。

小外甥要是能製出精鹽來,那真是見了鬼了。

葉小豐一邊把所有的鹽全部倒入清洗乾淨的木盆裡,然後加入清水把這些鹽溶化。

一邊問三舅道:“三舅,你們鹽場的精鹽是怎麼製出來的你知道嗎?”

蘇東方當然知道,便不加思索地告訴這小外甥:

“就是不斷地把粗鹽溶入清水裡,然後用布和粗砂細砂過一遍,反覆十多次,便能製出精鹽來。如果是貢品,得反覆幾十次才行。”

葉小豐又問道:“那不得費很多的布,還有砂子?”

“那冇辦法,我們一直是這樣做的,那布有專門的人進行漿洗,不過一塊布用不了多久便要換新的,那砂子也有專門的人挑過來。”

聽了三舅的解釋,葉小豐心裡有數了,便對三舅說道:“三舅,你看看我製精鹽的辦法吧!”

此時,葉小豐把那兩斤粗鹽都溶到水裡,蘇氏看得心痛得不得了,這可是兩斤鹽啊,足吃半年的了。

孩子這樣糟蹋真的好嗎?可還冇來得及阻止,這鹽已經被水全部淹冇了。蘇氏想從水裡淘幾顆出來,萬一兒子冇製出精鹽來,那不是太浪費了嗎?

可葉小豐阻止了蘇氏快要伸進桶裡去的手,說蘇氏的手不乾淨,會影響試驗結果。

蘇氏隻得抿著嘴巴,緊張地在一旁看著兒子一番操作。

試驗開始了。

等所有的鹽溶化成了鹽水,葉小豐給鹽水中加入了適量的草木灰水。

又用一塊洗乾淨了的布矇住那簡易漏鬥口,用細繩紮緊。

然後,從家裡拿出秤來,按比例將粗砂、細砂、木碳分好,將細沙灌進去之後,又將木炭裝進去,再將粗砂裝進去。

至此,簡易過濾器製作完成。

木桶裡的粗鹽已全部溶化成了鹽水。

葉小豐開始用一個碗舀起一碗鹽水,緩緩倒入漏鬥過濾器。

鹽水通過濾器流到了那口清洗乾淨的鍋裡。

直到把全部鹽水過濾完,葉小豐再根據那過濾過的鹽水量加入適量的草木灰溶液。

如此這般再過濾了兩次。

精鹽鹽水製作出來了,葉小豐讓父親把裝鹽水的鍋放到灶上。

然後,葉小豐親自燒柴火煮這些鹽水。

他親手燒柴的原因是要控製好火候,不能太旺,也不能太小,還要在出鹽之時及時撤掉柴火。

冇有玻璃棒,葉小豐隻好讓母親蘇氏用清洗乾淨的鍋鏟不斷地在鍋裡攪拌。

奇蹟出現了,隨著鹽水漸漸蒸化乾淨,鍋底呈現出了潔白如雪的細鹽,那鹽非常的細,也非常漂亮。

成了。

蘇氏從來冇有見過這樣的細鹽,可葉冬和蘇東方是見過的,隻是他們以前見到的精鹽也都冇有這麼白,這麼純。

還不等鐵鍋的溫度降低,葉冬便迫不及待地用手指沾了一點放到舌頭上。

頓時,葉冬震驚了,不可置信地看著兒子。

這鹽,鹹味太純,太好吃了。

蘇氏和蘇東方見到葉冬這個模樣,也沾了一小點嚐嚐,同樣的,震驚得張大了嘴巴。

“這,這這……”

葉冬正要開口說話,猛然像是想起了什麼,又趕緊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這個年代,老百姓家裡都吃不起精鹽的,就是地主老財家,也都是吃的粗鹽。

而精鹽,隻有大財主和一些官老爺們吃,大部分的精鹽都是送到了皇宮裡。

太貴了,一般人都吃不起。

葉冬倒是以前有機會在外麵吃過用精鹽炒製的菜,隻覺得他以前從冇有吃過這麼美味的菜肴。

原本還以為是廚子的手藝高人一等,偶然的機會跟那廚子一聊天,才知道人家炒菜用的是精鹽。

葉冬現在見兒子弄出來了他夢寐以求的精鹽,可想而知他有多激動了。

瞬間,葉冬就想到了一個這是一個發財的絕好機會。

隻是,有點風險。

葉冬一隻手還捂著自己的嘴巴,又快速地去把灶房門關上。

輕聲對妻兒二人說道:“你們知道這樣的精鹽在外麵能賣多少錢一斤嗎?”

“多少?”

葉冬豎起兩個食指。

“二兩?”

葉冬搖了搖頭:“那倒冇有,是兩百文。”

即使這個價格,蘇氏也還是不可思議地看著丈夫。

她知道,粗鹽,大概也就二十文錢可以買一斤,而精鹽竟然達到驚人的兩百文一斤。

這粗鹽與精鹽的價差竟然是這麼大?

蘇東方插話道:“外麵那精鹽的色冇這麼白,味道也冇這麼純。”

葉小豐也沾了一小點試了試味道,比粗鹽那的確是純多了,卻還是無法後世的食鹽相比,還有一點淡淡的苦味。

畢竟,這也隻是經過了物理過濾,主要是把一些不溶於水的硫酸鎂等雜質過濾掉了,如果要製出後世的食鹽,還得需要經過化學方式處理掉裡麵其餘雜質。

不過,葉小豐相信,即使隻經過了物理過濾,這鹽的氯化鈉含量也應該很高了。

待冷卻後,蘇氏迫不及待地用秤稱了一下重量,發現隻少了六兩多。

這秤是十六兩秤,也就是說粗鹽過濾成精鹽,也就是把不溶於水的一些雜質去除,隻損失了約20%。但價格卻能提升10倍以上。

暴利,絕對的暴利。

葉小豐當然看出來了父親的心思。不過,他可不想讓父親冒著砍頭的風險去販賣私鹽了。

於是葉小豐嚴肅地對父親說道:“爹爹,我一看就知道你想通過讓我幫你煉製精鹽發財。但我也知道販賣私鹽是重罪,你趁早打消這個念頭好了。”

“這……”葉冬可真捨不得這麼一個發大財的機會。

“我隻是想讓你們相信,我真的學到了很多知識(他不想讓三舅知道那個神人托夢的故事),以後,你們隻要聽我的,我還有很多能走正路發財的辦法,比如,我說的一個桃子將來能賣到幾十文上百文的錢。”

“對對對!”蘇氏搶先讚成了兒子的話,前些年,丈夫外出,她留守家裡,每天都是提心吊膽地害怕丈夫出事。

現在,兒子有了神人托夢,看來,好日子馬上就要到來了。

葉冬也是如夢初醒般這纔想起兒子這是有神人托夢的,興奮得竟然手舞足蹈起來。

“對對,聽小豐的,小豐,爹不做這個生意,以後,你隻管按神……什麼你學到的做,要爹爹出力的,你儘管說。”

“不過……”蘇氏想到了什麼想說似乎又不敢說。

葉小豐知道母親想說什麼,問道:“孃親,你是不是想說,以後我們家裡就用這些精鹽?”

蘇氏點了點頭,葉小豐哈哈一笑,道:“這冇有問題,隻是一定要把這些精鹽藏好,不能讓彆人知道我家有精鹽,也不能讓彆人知道我能製出精鹽來。”

葉冬夫妻相視而笑,又使勁地點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