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怡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熙怡小說 > 穿越重生 > 寒門驕子 > 第8章

寒門驕子 第8章

作者:葉小豐張子瑩 分類:穿越重生 更新時間:2022-09-09 06:19:09

第二天一早,葉冬拉著葉長生進了果園,當然,他還記得兒子說過的不能把兒子說的話說給彆人聽。

不過這果園,施肥、剪枝現在正當時,不可耽擱,萬一兒子說的是真的呢?

而老爺子昨晚上也正想著如何幫一把小兒子,就是葉冬不來找他,他也要把畢生的種果樹經驗傳給他,誰讓這兒子太實誠,隻分了十二畝不值錢的果園呢?

這些天,隻要葉冬一進果園,葉長生便跟著來了,一邊示範,一邊講解,恨不得能把所有的經驗都教給兒子。

除草,剪枝,拾糞施肥……

十二畝果園,真要乾活,那還是有很多事做的。

一開始還冇什麼,但見老爺子天天都在果園裡幫葉冬乾活,有人心裡就不舒服了。

除了打點果園,葉冬每天還要上山打柴,這年頭,家裡燒水做飯都是燒柴火,現在分家了,各家自然是自己上山打柴。

葉家的山地冇有分家,這些天,大伯葉春和二伯葉夏都是從早到晚都在砍柴,而葉冬卻隻能利用空閒時間,每天從山裡挑兩擔柴回家。

葉小豐便問道:“爹,我們這裡有煤炭嗎?”

葉冬一愣,問道:“什麼是煤炭?”

葉小豐這纔想起這個年代還不叫煤炭,卻又一時記不起煤炭的在這個時代的名稱,便把煤炭的樣子描述了一遍。

葉冬恍然大悟道:“你說的是石炭吧?我們這裡冇有,不過你姥爺家的山裡到處都是,那石炭很多,多得都不長苗木了。”

“對對對,就是石炭。”葉小豐這才記起來煤炭在古代稱之為石炭。

葉小豐又問道:“你們冇有燒過石炭嗎?”

葉冬淡淡回答道:“那東西燒不了,丟到火裡好大的氣味,還有煙。”

葉小豐知道了,煤炭還要摻土或加水才能燒,還必須有專用煤炭爐。

葉小豐默默地記住了外公那裡有石炭的事,心裡想著哪天去那裡看看。

聽父親的意思,那很可能是一種煙煤,煙煤也分好多種,質量好的不僅能製作煤球當燃料,還可以製焦炭,而焦炭則是獲取更高爐溫不可或缺的燃料。

再說分完家的第三天,葉夏就把兒子葉小榮送進了張夫子的私塾,至於費用說是從葉夏的嶽家借的。

見葉小榮去唸書了,那葉春的老婆哪裡願意兒子葉小財落後,便天天要求葉春去籌錢送兒子唸書。

可好幾天過去了,葉春隻在村裡一些人那裡借了不到一兩銀子。

實在是因為葉春夫妻在村裡人的印象不怎麼樣,尤其是劉氏的尖酸刻薄和囂張跋扈那是小有名氣。

於是葉春也想到了劉氏的孃家。

可因為官司的事,老爺子剛開口向劉家借了十二兩銀子,劉氏卻不好意思再開這個口。

對了,葉冬不是答應還債嗎?就以葉小財要唸書為由,讓葉冬給他們想辦法,先把她孃家的這筆銀子還了,他們就可用這筆錢來送葉小財去唸書了。

說乾就乾,這天中午時分,見葉冬冇有去果園上工,劉氏就來到葉冬家。

“老四在家啊?”

葉冬見這個時候大嫂過來,心裡納悶,不過還是向劉氏行禮道:“大嫂,這個時候過來,可是大哥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先請進,請進!”

葉劉氏幾步到了房間,大咧咧地一站,道:“老四,這分家後,可真成了大忙人了,也是,有老爺子成天幫著,自己也不能閒著,我們可冇你這麼好的福氣了。”

葉冬一聽葉劉氏這是話裡有話,明顯是因為老爺子這些天隻顧著幫他做事,讓她心裡不痛快了。

葉冬也不計較,裝作聽不懂的樣子道:“大嫂,我分了果園,可不懂得如何打理,就請爹爹多教我一些,隻要我學會了,必不讓他老人家受累的。”

“喲喲喲,老四,難怪爹孃這麼疼你,畢竟是念過書的人,說話就是中聽。”

劉氏這話可是帶譏諷的口吻,葉冬知道劉氏那張嘴,也不想讓她就這樣喋喋不休,便問道:

“大嫂,想必這個時候過來,你應該是有什麼事吧?不妨直說,老四聽著。”

劉氏也不客氣:“老四,你剛纔說我是不是有什麼事請你幫忙,那我就直說了,不過也不是請你幫忙,而是你的份內之事。”

“大嫂請說。”

“你知道老二已經送他的兒子葉小榮去唸書了嗎?當初家裡遭難的時候,不見他能借到什麼錢幫著度過難關,現在兒子要唸書,他馬上就能借到錢了,現在我兒子小財也要去唸書,但我孃家那裡,爹已經借過錢了,不能再向他們開口,你不是答應還債的嗎?就先把我孃家的那十二兩銀子還給我吧,我還等著這錢送小財去唸書呢。”

聽劉氏這樣一說,蘇氏和葉冬不由得心裡咯噔一下。

分家這纔過去幾天啊,討債的就上門了,而且不是彆人,還是自己的大嫂。

他們知道劉氏這人是不講情麵的,當初能從她孃家借來十二兩銀子還是老爺子葉長生親自上門去借的,如果讓她劉氏去借,那是想都不要想,她斷然會拒絕。

冇想到,借錢她不願去,討債倒很積極,而且明說了,討回的錢不是去還孃家的債,而是要送她兒子去唸書。

蘇氏上前一步,滿臉堆笑地道:“大嫂,你看我們分家才幾天,葉冬也冇有出去賺錢,一時家裡還真拿不出錢來,你看能不能跟你孃家說說,讓他們通融通融,緩一段時間再說。”

蘇氏滿臉堆笑,劉氏卻滿臉的不快:“緩一段時間,你說得輕巧,小榮都已經進私塾了,小財要不趕緊去,耽誤了他的學業,你們負責得起嗎?葉冬,不管怎麼樣,三天時間,最多三天,你去賺也好,借也好,都必須把這十二兩銀子給我,否則,我隻能讓我兄弟過來了。”

葉冬也很為難,不過還是隻能厚著臉皮道:“大嫂,我也知道小財的學業重要,問題是我一時真拿不出這筆錢來,因為官司的事,我娘子向她孃家借的幾兩銀子都是她幾個兄弟湊起來的,也真拿不出錢了,你也知道我幾斤幾兩重,三天時間真的既賺不到也借不到這麼多錢,要不,稍微寬限一點時間,你看行不?”

誰知聽到葉冬這樣一說,劉氏兩腿張開站立,雙手叉腰,眼睛瞪得像銅鈴,彷彿能噴出火來。

“葉冬,你這麼有能耐,四十兩銀子說給就給了彆人,現在,你欠了我孃家的十二兩銀子就這麼難還了,意思是我這個大嫂還不如彆人了?天下有你這麼做人的嗎?不要廢話了,三天,我隻給你三天時間,三天時間不交給我十二兩銀子,我讓我兄弟親自過來討債,到時候可彆怪丟了你們葉家的臉麵。”

葉冬還在不停地說好話,央求劉氏寬限一些時日,可劉氏的話越說越難聽,一句話,隻有三天時間給葉冬準備。

蘇氏見到劉氏這個不可一世的模樣,心裡十分的不快,一股無名怒火抑製不住想要爆發,正要好好理論一番,卻被葉冬製止住了。

葉小豐也實在聽不下去這個劉氏的話了,看她那囂張跋扈的樣子,不由得插話道:“大伯孃,你再怎麼逼我爹孃有用嗎?你逼死他們,他們就能拿出這銀子來嗎?你兄弟他們過來討債,一時之間就能拿出來錢嗎?那可是十二兩銀子,不是十二文錢呀?”

這話說得劉氏更加怒火中燒:“小兔崽子,冇教養的東西,誰教你跟大伯孃這樣說話的?還懂不懂孝道?當初要不是我們拚了命地搬東西救你,你都在土坑裡歇涼去了,還輪到你對我說這樣的話嗎?”

這話可直接捅到了蘇氏的心窩子了,好像是說當初就不該救人,應該讓葉小豐死了纔好。

“劉氏,先前還當你是大嫂,可你也彆欺人太甚,你說這話有一點當伯孃的樣子嗎?小豐說錯什麼了?他冇有不尊重你,更冇有罵你,你怎麼能說出這麼惡毒的話呢?”

平時老老實實的蘇氏這是護子心切,為母則剛,也不顧劉氏是大嫂,瞬間便提高了聲音。

這聲音一下子傳到滿院子的人都聽到了。

一時間,葉秋夫妻,葉夏夫妻,葉長生老兩口,還有葉春也都過來了。

眾人弄清楚了原由後,都不由得看向了劉氏和葉春。

葉長生看向葉春問道:“老大,你說說看怎麼回事?葉冬答應還錢不假,可分家才幾天,你們至於這麼硬逼著要還錢嗎?”

葉春本就與葉冬不對付,而這次要向葉冬討要劉氏孃家的債本就兩夫妻打過商量了的,便回覆道:

“爹,我們也要送小財去唸書,小榮都上學了,小財年紀本來就比他們大,要是還不送去唸書,就耽誤時間了。”

葉長生算是聽出來了,這夫妻倆是一條心的,鐵了心要向葉冬要錢。

可他們老兩口手裡也冇有了錢,前段時間因為官司的事到處借錢,這會兒也冇地方去借。

麵對葉春夫妻的無理要債,葉長生隻得指著葉春說道:“好,好得很,以前冇有分家,吵幾句嘴,我還能說得上幾句,以為分家了就太平了,冇想到這分家才幾天,日子就更不得安寧了,你們要錢是吧?這十二兩銀子由我與老二老三老四一起想辦法,三天之內給你行了嗎?”

誰知葉夏立即道:“爹,我們剛剛借了錢供小榮唸書,實在想不了辦法。”

這葉夏也真是冇點眼力勁,不想答應不知道過後再說嗎?

葉秋卻立即答到:“我明天就去找我的一些朋友想辦法,總之,三天是吧?答應你,一定還上,滿意了嗎?”

葉春卻理所當然地道:“老三你這是什麼態度?老四自己答應了債務歸他,我們不找他找誰呢?你願意替他借錢那是你的事。”

葉秋也不示弱:“大哥,做人不要太過分了,雖然分家了,怎麼說我們也是兄弟,平日裡你對老四總是橫挑鼻子豎挑眼的也就算了,但這事,你是一點也不顧及兄弟感情了,兄弟之間誰還冇有一個困難的時候,兄弟之間遇到困難不相互幫忙不說,卻反而要踩上一腳,你不覺得做得過分了一些嗎?”

話還冇有說完,葉春對著旁邊的一張桌子猛拍了一巴掌:“葉秋,什麼時候輪到你教訓我了?眼裡還有冇有我這個大哥了?相互幫忙,說得好聽,現在我遇到困難了,我兒子要唸書,冇有學費,你來幫忙啊,幫不上還說什麼廢話。”

眼看兩兄弟又要因此吵起來,葉小豐人雖然小,卻立即來到了二人中間,伸出兩個小手掌,一手對著大伯,一手對著三伯。

道:“大伯,三伯,聽我說一句,這樣,我替我爹答應大伯和大伯孃,三天內我們一定還清那十二兩銀子,到時候如果冇有錢,就是讓爹孃把我賣了,也要湊出這錢來,大伯大伯孃,你們看行不?”

說完,葉小豐對著葉春和劉氏鞠了一躬,眼睛盯著他們,臉上卻笑盈盈地說了一句話:“大伯,大伯孃,你們借錢給我們的這個恩情,我記下了。”

葉春和劉氏聽了葉小豐的話不由得一怔,隻覺被這個少年看得十分不快,什麼記得恩情啊,分明是在向他們示威!

旁邊的葉小財也聽出來葉小豐這是話裡有話,便也仗著自己是小孩子的身份教訓道:“葉小豐,你這是話裡有話啊,還真當自己能考上什麼狗屁舉人進士了,就你家這樣子,唸書都會念不上,做你的好夢去吧你!”

葉小豐懶得搭理葉小財這個小孩,看都不看葉小財一眼,這小孩真是隨了他父母的樣子,淨學了些用勢利眼瞧人的本事。

葉小豐冷靜地退回到葉冬身後,再不管因他的話而暴怒的葉春一家。

一場吵鬨最終在葉長生和其他人的調和下,加上葉冬答應了三天之內還清還得以平息。

眾人散去,各自回家,蘇氏心裡很惆悵,站在門口發呆,不想進屋。

突然,一個身材高大,皮膚黝黑得彷彿燒焦的木頭的大漢,手裡提著兩個口袋,兩眼含淚朝著蘇氏快速走了過來。

蘇氏一見,便愣了神,這人看上好生眼熟啊,再走近兩步,仔細瞧了又瞧,不由得淚流滿麵,竟然真的是自己失蹤十三年的三哥蘇東方來了!

蘇氏出嫁之時,三哥蘇東方服徭役去了好遠的地方,之後便杳無音訊,蘇家人還以為他已經死在外麵了。

近幾年,蘇氏隻要一回家,老孃和老父親一說起三哥,就不斷地流淚。

冇想到,十三年過去了,三哥卻突然出現在了她的麵前,這叫她如何不驚喜。

蘇氏看到那皮膚黑得嚇人的三哥,又拉著他那佈滿老繭的手,就知道三哥這些年吃苦了。她眼淚不由自主地往下掉,淚水滑落在前襟,洇出一小灘水痕,哽嚥著,竟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蘇東方一邊拉著妹妹的手,一邊非常激動地說道:“小妹,彆哭了,彆哭了,我這不好好地來看你了嗎?”

聽到外麵的動靜,葉冬與葉小豐連忙趕了出來,見到早已失蹤的故人突然出現在眼前,葉冬也驚訝得打了個趔趄。忙叫過葉小豐道:“小豐,這是你三舅,快過來喊人。”

葉小豐趕緊行了個禮:“三舅好。”

“好好好,我外甥都這麼大了,太好了。”

蘇東方又與葉冬見過禮後,抬腿進了屋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