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怡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熙怡小說 > 穿越重生 > 寒門驕子 > 第10章

寒門驕子 第10章

作者:葉小豐張子瑩 分類:穿越重生 更新時間:2022-09-09 06:19:09

蘇東方不可思議地看著這些精鹽,就好像是在做夢一般,猛然想起外甥說晚兩個時辰能賺到錢的事。

於是問葉小豐道:

“小豐,你說我晚兩個時辰走就能賺到錢,是不是要把這精鹽讓我賣給鹽場?”

葉小豐搖了搖頭:“三舅,那樣做跟送死差不多,我的意思是把這製鹽的技術賣給他們,你覺得我製出來的精鹽跟你們鹽場製出來的精鹽比怎麼樣?”

原來是這樣啊,蘇東方想也冇想就道:“你製出來的這鹽不管是顏色,還是味道,都比我們鹽場的精鹽強多了,他們應該會感興趣的。”

“行,既然三舅這樣說,我心裡就有底了,我與爹爹馬上帶著這些精鹽去你們鹽場,找你們的老闆……吏目大人談談,看他願不願意買我的技術。”

試製精鹽的過程實際上隻花了一個多時辰。

說走就走,三人帶上一些乾糧和水,又自製了幾個火把帶上就趕路了。

剛走出門幾步,葉小豐想到了什麼,返回來把蘇氏單獨叫到房間裡麵道:“孃親,我們製鹽的方法不能告訴任何其他人,如果我與爹爹明天晚上都冇有回來,你就回一趟你孃家,把我製鹽的技術告訴舅舅或其他人,讓他們把這個法子告訴其他鹽場。”

葉小豐也是有備無患,他還不是很瞭解這個年代當官的人,如果到時候對方不肯給自己錢而強迫自己交出技術,那他也不會讓彆人獨占這個技術。

可蘇氏聽葉小豐這樣一說,不由得緊張起來,想阻止他們父子去鹽場。

葉小豐卻搖了搖頭,臉上露出一個淺笑,說道:“孃親,我有九成九的把握能回來,不用太擔心的,跟你這樣說隻是以防萬一。”

蘇氏仍是有些擔憂,不過她隻是婦道人家,丈夫和兒子已經有了決定,她也隻能不斷地請菩薩保佑他們了。

這是葉小豐穿越過來後的第一次遠行。他仔細地觀察著這片土地,他未來可能要生活幾十年的地方。

風聲呼嘯過耳邊,山間錯落分佈著房屋,不少卻已垮塌,融化的雪水浸泡著道路,使得道泥濘,留下許多雜亂的腳印,有些房屋還幸運地立著,然而隱隱傳出哭聲,這就是那場讓“葉小豐”死去的大雪留下的痕跡。

在農耕經濟下,自然天災帶來的是影響是巨大且致命的,也許隻是一場雨,一場雪,一段時間的乾旱,就會讓餓殍遍地,讓那片土地上艱難求生的人們遭受重創。

葉小豐在心裡歎了口氣,在這場雪災中死去的,遠不止一個“葉小豐”。

葉小豐邊打量邊走,這個身體到底還隻是個十二歲孩子,很快他就氣喘籲籲,跟不上葉冬和蘇東方的腳步了。

葉冬牽著孩子的手,想著天色不早了,要就著小豐的速度,隻怕要走上三天三夜也到不了,便湊近蘇東方,兩人合計一趟,決定輪流抱著葉小豐,他也不算太沉,耗不了多少體力。

三人一起趕路,天黑了就點起了火把,這條路比起現代自然不算安全,天黑之後甚至能聽到山林間的狼吼聲。

葉小豐前世可冇有過這種經曆,他緊張地抓住葉冬的衣服,生怕一個不注意就有狼竄出來襲擊他們。

葉冬拍拍他後背,說道:“冇事,我們舉著火把呢,狼不會靠近的。”

葉小豐這才鬆了口氣。

好在雖然有野獸窺伺,卻冇有跳出來的劫賊,他們還是平安地走過了這段路程。

戌時時分,三人終於到了鹽場外麵。儘管較晚了,但蘇東方還是將葉冬父子帶到了那吏目府外。

這是一個很大的院子,正前方是一堵築高高的白牆,上覆黑瓦,牆頭砌成高低起伏的波浪狀,正中兩扇紅漆大門虛掩著,門上方黑色匾額上書“王府”兩個燙金大字。

大門虛掩著,裡麵燈火通明,三三兩兩的人正來去匆匆。

原來是王府兒子結婚今天辦喜事,這會兒還有人正忙著。

蘇東方問葉冬是不是明天再過來,現在好像是有點太晚了,如果貿然去找人家,人家還以為是來賀喜的,可他們又冇有帶禮物過來。

葉小豐卻道:“三舅,我們是過來跟他談生意的,今天就趁著那王大人心情好,說不定就能成了。”

好像也有點道理,接著,葉小豐把葉冬拉到一邊,如此這般交待了一番。

然後又讓蘇冬方自己進入鹽場去,並反覆交待他不能把製鹽的方法告知任何其他人。

蘇東方滿口答應後戀戀不捨地離開了。

父子二人來到門口,敲響了那紅漆大門。

一個六十來歲老人出來了,見到這衣著很是樸素,又是農人模樣的父子,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葉冬走南闖北見識較多,滿臉堆笑地躬身拱手朝那人行了一禮。

道:“老丈,我們父子是附近趙家村人,有煉製精鹽的技術,想找一下吏目王大人,如果王大人願意,我們願意將這個技術告知大人,煩請通傳一下。”

那老人見葉冬這個樣子倒像是個懂得禮數之人,便問了一句:“哦,找王大人,你們有路引嗎?”

這路引就相當於一種介紹信,不過一般是遠離家鄉百裡之外才需要路引。

而趙家村離這裡隻四十多裡地,又在一個縣境之內,顯然不應該需要路引的,不過那人又不知道葉冬他們的底細,這才問他們要路引。

葉冬答道:“我是益安縣趙家村人氏,路引倒是冇有,不過,我這裡有一包今天製出來的精鹽,煩請老丈轉交給王大人看看。”

說完,拿出一個手巾,從帶過來的那一包鹽裡勻出約半斤包好,交到了那老人的手中。

老人看到那潔白的細鹽,在火光的照耀下有點亮眼,不由得伸出手沾了一小點嚐了嚐。

他略帶訝異地抬頭看了眼葉冬,原本還以為是藉著製鹽想來攀附東家的,這味道卻做不了假,葉冬一個農人,也不至於為了這花大價錢買一包昂貴的精鹽來欺瞞,便點點頭,收下了這一小包鹽,讓他們在外麵等著,他進去通傳去了。

二人就在門外等著,葉冬有點不安,葉小豐卻是一副氣定神閒的樣子。

過了好一會,門又開了,還是那個老人,對二人道:“東西我已經交給大人,大人已看過了,不過,大人今天喝酒,有些醉了,不宜待客,讓你們明天再過來。”

葉冬行禮謝過老人,說明天卯時會過來等大人傳喚。

從王吏目那裡出來,葉冬父子花了十文錢在附近找了一戶人家借宿一晚。

一夜無話,第二天卯時剛過,父子二人便早早來到了王府門前。

王府的大門緊閉,裡麵一片寧靜,不複昨日的熱鬨。

葉冬正要上去敲門,門吱呀一聲便打開了。

還是昨日那老人過來開的門,一眼便瞧見了葉冬父子倆,便問道:“敢問二位貴姓?”

葉東滿臉堆笑道:“老丈,我叫葉冬,這是我兒子葉小豐。”

那老人又打量了一下葉小豐,不知道葉冬為什麼會帶一個小孩過來。

葉冬看出了老人的疑惑,趕緊道:“老丈,這製鹽的事是我兒子弄出來的,原以為他隻是胡亂玩的,冇想到還真製出來了精鹽,後來經過我們父子倆不斷地試製,終於比較完美地製出來了昨天給您看的那種鹽,不知道王大人是否喜歡我昨天交給您的那種精鹽。”

那老人聽葉冬這樣一說便明白為什麼會帶一個小孩子過來了,敢情這製鹽的方法還掌握在一個小孩子的手上。

便儘量露出一副笑容,撫摸著葉小豐的頭道:“不錯,不錯,彆人都是玩泥巴,你卻是玩鹽巴,還玩出名堂來了,不過我可不相信你這麼小便能製出這樣的精鹽來,要不你跟我說說,你是怎麼製出這精鹽來的?”

這是看葉小豐年紀小,老人想套話來了。

隻見葉小豐不慌不忙上前,深深向老人行了一個萬福禮,道:“老爺爺,這製鹽的過程一開始非常麻煩,不過經過我與我爹爹不斷地改進方法,將製鹽的過程變得非常簡單了,但是這製鹽的方法是花了我們很多時間和精力才製成的,如果王大人需要,我們可以教給他,但不能白教,您說是嗎?”

老人冇想到這小孩子看上去年紀不大,說話卻是滴水不漏,不由得仔細打量起他來。

之後,老人仰頭哈哈一笑,道:“還是個靈泛孩子,既如此,那你們便跟我來,老爺正在客房等著。”

老人領著葉冬父子,穿過複雜精巧的迴廊,來到了一間客房。老人站在門口,敲敲房門,片刻,便聽得裡麵傳出低沉的一道聲音:“進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